Uncategorized

言行合一,那些我从未改变的:不懂我的坚持,不懂价值观是墙民思维的人们持续愚昧的原因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1)

最近比较忙,
包括在思考,在想如何清洁治理南BK的华人区——8大道地区的卫生问题与非法摊贩问题,这个也是我一直在讲的事,

如果连自己身边的社区的持续脏乱差都不关注都不行动,扯什么总统,扯什么其它,扯什么爱美国?

那不是典型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所以,
如果有持续关注/阅读我的文章的人,只要脑子不笨,只要还有点逻辑的人,都可以知道我的一些【从未改变】的理念。

比如上面我一直坚持,从未改变的【从基层,从身边做起】,
无论任何时候,我都是反对那些嘴炮+键盘的人,这一点,从未改变。



(2)

其次,我一直强调要有【价值观】,而不是【觅食观】,这一点,从未改变。

这个【价值观】不是每个人,特别是被东亚文化所影响的华人所能认知到的。

很多人对自己的价值观是极为蒙昧的,甚至你让他/她说一下自己的价值观,可能连“价值观”这3个字都有点蒙。。

在2018年我刚刚出来参与社区时,我听到的都是“利益”,
——我大概算是华人社区第一个提出“我们要坚持价值观”的人,在此之后,慢慢地在华人社区中才听到【价值观】…

我一直强调要讲【价值观】,【价值观】而不是“利益”,这才能让华人的维权方向不会因为“利益”而象追逐萝卜的驴一样被忽悠地团团转。

【价值观】才能升华华人的维权,进而能够持续地指导华人的维权!

然而我看到有些人,特别是跳出来反对我的人,他们很多自己都扯不清楚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

他们习惯性地用【觅食观】的理解去试图攻击我的言论,何其之愚蠢!

(3)

其三,我从一开始就反对“粉”任何个人,这一点,从未改变。

对于川普,他扯“Chinese Virus”时,我就反对,因为这是不对/不适当/不妥当的表达,这与我当时支持川普连任总统并不冲突。

很多墙民思维的ID,总是象那些狂热的“川粉”一样,喜欢搞的是“完全的伟大光荣正确”,搞“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这种奴才文化的产物,产生了华人版的墙民,也产生了华人版的“川粉”。

PS:这些反对川普的华人,其实他们的脑子也是这种奴才文化的产物,

所以 这2方,我都在批判。

——所以,很有趣的事就发生了,两方都在攻击我。

事实上,如果能理解我所说的【反对粉任何个人】,就能看懂我写文章的意思,

我所坚持的是【美国(包括美国华人)的道路要怎么走】的思考,这一点,从未改变。

个人/政客,从来都不是我需要去思考与坚持的,道路/价值观,才是我们要去思考与坚持的。

所以,当川普走的方向与我认知与坚持的方向一致时,我支持川普,因为【美国没有4年可以浪费】,
但在川普在选举失败后否定美国的选举制度时,他个人的方向与我认知与坚持的方向就不再相同,我自然就不再支持川普继续竞选。

这就是美国的保守主义,他不是僵化的,他不是守旧的,他是始终思辨的,他是始终有一个明确的坚持方向/价值观的。

对于个人/政客的崇拜,不允许对个人/政客有任何的批评,这种“X粉”行为,是我一直反对的,从未改变,
自然的,
符合这种“X粉”定义的“川粉”也是我从一开始就反对的,这一点,从未改变。

PS:更别说有些“X粉”们,属于典型的声称自己是“我是只关心联邦的”那种“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荒谬民众。

(4)

其四,

坚持教育启蒙,坚持讲清楚美国的真实信息,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从未改变。

墙民思维下的华人,很多人是带着“井”来到墙外的,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从未改变的批判内容——“肉身出国,脑子还在墙内”。

因为这种人在认知上的“自带井”,所以他们说的很多是错的/不正确的,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想着去真正了解美国。

我之前说过:

思维是分左右的,而左右的区分,在于对【自由】与【平等】的理解,而【自由】的定义又涵盖了【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等等..

这些都是在欧美/或者是他们称为西方的很成熟的哲学上的认知,

但是很可悲的是,那些试图来和我吵的,往往基本不具备掌握这种认知的能力,他们能够掌握的,只有地摊…

而且更可悲的是,即使是看起来中立的那些华人,在他们脱口而出或写出文章的内容里,也是充斥着这种对欧美/或者是他们称为西方的巨大无知。

对哲学与逻辑的无知,在墙民思维下人们的巨大缺陷,也是那些反对我的人们最常见的缺陷(包括认知缺陷、道德缺陷与智力缺陷)。

(5)

其五,
自由是至高无上的,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从未改变。

然而,自由也意味着巨大的代价。

——即“Freedom isn’t free”!

民主自由社会下,效率从来不是第一优先项,自由才是。
所以,有时我们不得不浪费了4年的时间,等待民众的调整方向,甚至可能是8年。

许多华人是没有这个【自由】的认知的,作为千年来东亚奴才文化的产物,他们可能更在意“谁是上位者”或“怎样效率更高”。

并且,他们会真诚地为“效率”而当自干五——“厉害了我的国”的潜意识就是这个。

这种认知是一种愚昧,但是,这种愚昧并不仅仅发生在墙内,任何墙民思维,包括有一些所谓的“红脖子”的脑子也存在着这样的愚昧。

而这种愚昧的潜意识,是一种奴性,更是一种被教育出来的【仇恨】。

所以,反对仇恨式教育,反对用仇恨投票,是我一直坚持的,从未改变。

事实上,无论满清末年的义和团,到今天的苏州,再到美国的排华,再到BLM与“川粉”的攻击,本质都是loser们仇恨行为。

而这种“仇恨”式的思维模式,也包括对“厉害了”的“效率”的崇拜,归根到底,是一种左派思维的产物。

(6)

所以,其六,

反对左派思维,是我一直坚持的,从未改变。

左派思维产生的左派政党,会天然地趋向极左,然后再各种压力下再回调,再重整,这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从未改变的判断。

——本质上,中共也是如此,现在大家看到的习的“加速师”的荒谬,与民主党左派所搞的“政治正确”的荒谬,本质上是一致的。

有些华人所受的“教育”,是我称之为“只给答案”的“教育”,
所以,他们的脑子里的逻辑,可以称为“二极管”。

因为,他们会且只会在两个极端来回横跳,

只能在“无条件支持”与“无原因仇恨”之间做选择。

让他们学会思辨,学会妥协,明白“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是几乎不能做到的。

但是,
正如我开始写文章时所说的那样:

我写文章的目的,在于不能让那些荒谬的SX声音占据了这个世界,
我写文章的目的,在于让这个世界至少多一个不同的声音,至少多一个理性的声音。

所以,这也是我的从未改变的坚持。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