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系列

华人的平权之路(节选1)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虽然被风沙,但应读者要求,将《华人的平权之路》分段节选发出。

正文:

讨论前先学会怎么讨论

做为逻辑思维的最基本的主张

在讨论任何事物前请先确定一下

概念的定义,讨论的基础,以及如何形成共识。

否则,那就是鸡同鸭讲。

首先,要明确概念的定义,

明确这个概念的内涵,明确这个概念在当前的讨论中所定义的边界,

只有这样明确定义的情况下,双方讨论的指向才是同一个事物,否则,那就是相互对着空气开炮,对着风车舞长矛。

所以,我在与别人讨论时,常常先花上大量的时间,先与对方把定义讨论清楚,而在讨论清楚定义的过程中,大概就能劝退相当多的人了。。

其次,确认讨论的基础,

讨论的基石必须是事实

——即:双方完全同意以Fact(事实)而非Opinion(观点)为讨论出发点,双方都认同确认是否是事实的判定原则,同时双方都表示可以接受事实。

如果你与一个只相信阴谋论的人“讨论”,你可以确定你将无法与之有任何有效的讨论,

如果你与一个花岗岩脑回路的人“讨论”,你也同样可以确定你将无法与之有任何有效的讨论。

最后,如何形成共识,

人与人的观点,一定是不一致的,不一致才是正常的形态,“完全一致”就是《1984》的情况了。。

那么如何形成共识,前提是双方都承认并接受事实,

——哪怕是这个事实与自己的认知是相反的。

如果这个事实被双方所确认,则双方都应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并使之成为下一步讨论的基石,

同时,双方都必须承认并接受逻辑推理的有效性,确认任何推论必须符合逻辑。

最重要的是,双方应该允许随时确认彼此认同的观点,哪怕是最微小的,

这一点上,有很多人有个非常坏的习惯,就是喜欢转进,一旦当前的讨论不合自己的心意了,就急着想跳转到另外一个Opinion(观点)上去,这一点,在大陆现在的一些辩论性节目上,特别典型,

这种做法是一种典型的“辩术”,而不是真正想要求得认知上的进步,不是真正意义的讨论。。

当然,俗话说,成年人几乎是无法被讨论改变的。。

改变自己的认知,就象是成年后继续学习新东西一样,是一个非常痛苦并且需要自我突破,有着很高学习成本的事。。

从定义开始

左中右,极左与极右的定义是什么?

我喜欢观察,据我的观察,许多人对这些概念是非常的混乱,对这里面的对应关系,往往仅仅是停留在“望文生义”与“人云亦云”的程度上。

我曾经多次遇到指责我是“极右”的网友们,于是我问他们,“什么是你定义的极右?”

在这个问题上,太多的人要么哑口无言,要么顾左右而言其它。。

这其实真心不怪他们,因为“极右”本身就是一个由左派生造出来的名词。

战后世界的话语权,是被左派所掌控的

各位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自行去google一下美国的高校的老师的政治立场是什么。。

有一个数据,越是偏向文科的老师,支持左派的比例越是惊人,某些学科甚至是清一色支持民主党的左派,找不到任何一个支持共和党的右派。。

而相对的,越是偏向理科的老师,这二者的比例就越是向1:1回归。

网上有个段子,意思是理科类的东西,你不懂就是不懂,就是当不了老师,而文科类的东西,即使你不懂也能忽悠过去。。

下面这张图,就是以美国高校的各个学科的老师的政治立场做的调查

(工程学)Engineering的老师,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比例是1:1.6,

到了天花乱坠的(人类学)Anthropology就成了56:0,

而到了大杂烩般的(传播学)Communications更是108:0

以整体来观察,美国学校老师的立场是明显偏左派,进而推论出在学校教育上,话语权是被左派所掌控的。

这在统计意义上是无可辩驳的。。

在由左派所掌控的语境中,自然是绝对不承认象法西斯主义这种东西是极左的

——因为他们自身就是左的。

不想把法西斯主义这种已经被证明是人类社会的毒瘤的东西沾上“左”的字样,所以出于各种原因,法西斯主义被冠以“极右”的称谓

——尽管,法西斯主义的做法与极左的做法是完全同出一辙。。

比如实行极左的苏联,在其历史上大量的灭绝人性的罪恶与法西斯主义完全同出一辙。。

事实上,华人群体对左中右的区分是往往是混乱的,甚至是错误的。

而西方世界的“极右”的定义则是左派别有用心的定义。
“极右”(Far-right )的定义,无论你在wiki还是在媒体上,你会看到这是一个非常混乱含糊的概念,是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概念。

由于左派把“法西斯主义”安成了“极右”,自然的,“极右”就天然成为了一个贬义词,一个用来骂人的贬义词一个从来没有被明确定义过的贬义词
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但似乎很多受左派教育影响的人们,在使用这个词时却并不感到有任何的违和。。
至于我,作为一个执着于定义的人来说,我觉得这种从来没有被明确定义过的贬义词,却被广泛地应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荒谬的事。。——当然,左派语境创造出不可思议的荒谬的事,是一种常态,十年浩劫时期,又有哪件事不是正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事实上,如果认真的人,把能找到的“极右”的定义,放在“极左”的身上去考察,你会发现几乎是完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唯一的区别,大概是极右的“极端民族主义”(Ultranationalism),而极左则有所谓的“全人类”的幻觉。然而这种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仍然是一个定义极其含糊的东西,而且,也完全不适用于由多种族组成的移民国家的美国。
最重要的是,这种所谓的“极右”,是一种激进的、极端的、暴力的思维,本身就是违反了右派的保守理念。因为右派的理念,本身就是保守的,改良的,讲法治,讲Law & Order,尊重人们的选择权。

分清左右
我再讲一次左与右的区别: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是左派。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是右派。左派追求的是所谓的“平等”,而右派追求的是“自由”。
“平等”是一个非常自我的感受,而且很容易被结果上的量化而被诟病。而左派们恰恰很容易被结果上的不平等而带歪了路。
除非你是上帝一般的全能全知,可以象电脑数据库一样的精确定量,否则,人类社会的“平等”,始终是一个无法被精确的东西,人类总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还记得“饿着肚子闹革命,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么?

“把“平等”(即所谓结果平等)放在“自由”之上,其结果是既得不到平等,也得不到自由。”

——诺贝尔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说的。。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这是一条通向奴役的路。

相反的,以“自由”为目标的过程中,在持续得到自由的同时,虽然无法实现即时的“平等”,但是自由带来了创新与社会进步,而这二者作为可喜的副产品,将使得民众在实质上得到更大的平等。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这是一条通向最接近平等的路。怎么理解左与右的区别?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的区别想一想1990年前的中国,与1990年后的中国

右派的市场经济比左派的计划经济,使得从上到下的几乎每个人都享有更为圆满和富裕的生活。
左派是激进的,革命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并且把这个“不择手段”视为“进步的必要代价”,这一点,请参考一下BLM黑命贵的行为

右派是保守的,改良的,讲法治,讲Law & Order,尊重人们的选择权,独立思考的右派,不“粉”任何人,我们唯一粉的是上帝。。
任何激进的、以暴力为导向的主张,都会被右派所拒绝,任何追求结果平等,追求将民众以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因素为区分的作法,都会被右派反对。

所以以法西斯主义为代表的思想,是天然被右派所反对,但却天然可以被左派所接受
然而,在左派掌控的语境下,法西斯主义却被误导成了“极右”,似乎与右派相关联,以此来误导许许多多对左右蒙昧不清的民众。。
我一再地呼吁更正这个名词,事实上,所谓的“极右”与“极左”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极右与极左是一体的。

比如打着关爱少数族裔的旗号的民主党极左,转身就对同属于少数族裔的亚裔(华裔)各种下黑手。
同样的道理,当年白人至上的3K党,也自然是属于极左民主党的产物。。

为了洗白自己与抹黑对手,左派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理论,使尽力气去欺骗民众,欺骗民众存在着所谓的“两党对换”。。

这种欺骗民众的洗脑宣传,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一批批的小左知识分子。

但是正如我文章所说的,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理念与价值观决定了,这两党不可能实现对换。一个激进的,以暴力为导向的,以肤色为区分,讲结果平等的人,是不可能认同右派的理念,更不可能成为共和党人。同样的,一个保守的,反对暴力的,不以肤色为区分,讲究机会平等的人,是不可能认同左派的理念,更不可能成为民主党人。
在美国,两党的支持者,可以随时换地方生活,因为美国不存在“暂住证”这玩意而之前VA的民主党州长爆出来的事情——他小的时候把自己打扮成3K党,再次证明了,一个认同3K党的白人至上理念的人,长大后从政恰恰是当民主党。。
——所谓的“两党对换”,说难听点,就是骗骗那些不动脑子的人的。。
关于左与右,请参考我的这个文章:

左与右,左派的“团结”与右派的“洁癖”

凌飞

Related Post

2 thoughts on “华人的平权之路(节选1)
  1. kudoof

    这篇我头一次看到,看来我的确是经常在炮轰空气了,你把词汇定义的这么具体狭窄,这本身就决定了立场。比如QA我认为极右你大概认为极左,但事实上我们讲的是同一批人。如果这个定义妨碍了讨论,以后我尽量避免用这些争议词汇就是了。但说实话,词不害意,只要意思表达清楚了, 别犯懒,我认为并不妨碍讨论。这个共识能有不?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