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Uncategorized

【一个普通妈妈的日记 – 2】

Posted By Vito

今天天气预报会下大雨,赶紧趁着还没下雨前打扫一下院子里的落叶。 刚好隔壁的老王也在自己打扫落叶。我老公不喜欢我用”隔壁老王”称呼这位鄰居,每次我这樣称呼这位鄰居,我老公脸色都会变得很难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问隔壁老王怎么自己打扫落叶了,因为我觉得有点奇怪,他都是雇了园林公司的人每星期来负责打扫院子和剪草的,干嘛最近自己亲自动手了。一问之下,他说他的几个收租的房子都一年多没有收到租金了。家里的钱越来越紧张。 我建议他把租金调低一点,很快就会把房子租出去的, 有租金收入总比没租金收好。隔壁老王说不是租金多少的问题,是现有的租客不付房租了,已经超过一年了。而他还要自己付房贷、地税等。我一听吓了一跳,不禁说哪有租房子不付房租的,那还有王法吗? 隔壁老王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是有王法,可是这个王法都是偏帮着租客的。由于入不敷出,隔壁老王只好终止了园林公司的服务,自己打扫落叶了,他说能省钱的地方就尽量省。这个租客拒交房租的事,也不知拖到什么猴年马月,律师费也已经花了一大笔了。 我看隔壁老王怪可怜的,正想安慰他几句,我老公在不远处干咳嗽了几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从屋子里静静地走了出来,也不知道原来他一直留意着我们的对话。我每次和隔壁老王聊天,我老公都显得特别紧张和关注。 和隔壁老王道别后进屋了,女儿兴高采烈的告诉我她想参加选美。每个妈妈都会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漂亮的,除了我之外。我不觉女儿长得特别標緻,所以想婉转的告诉她打消参加选美的念头。还没张口说话,女儿就把她手机屏幕给我看。原来是一个生理是男性的男人参加女生的选美比赛而拿了第一名。我看了女儿递给我看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照片,庆幸自己早上还没吃早餐。 我在想怎么社会发展得那么快,在检讨自己是否与時代脱节了。怎么所有的男人都冲着女生的世界來分一杯羹?好像去年吧,就有一个跨性别的男生 Lia Thomas,参加了女子游泳比赛,轻松的夺取了参赛的金牌。 正在思想中,三年级的小宝拿着学校要求做的性别认知写作报告向我走来,问我什么是肛交,刹那间,我脑袋里面嗡嗡作响,一下子瘫在地上……

read more
Posted On
匕首系列

中共20大不存在“政变”与“架走”,有的是愚蠢与算计,还有无知

Posted By 凌 飞

习如果还没搞砸中国,他都不必了出面解说,因为在他被架出动的时刻,就注定了习的宣传部门一定要免费,不但免费,而且需要全心全意地帮他解读成是“因为身体不适”。
如果包子搞砸了——这是必然的,那他的这个行为艺术立刻可以解读成“对包子变相的反抗”,并且成功地留下了【不在场证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