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药系列

左派谎言(1)川普是个希特勒?希特勒真的是民主选举上台的么?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左派的两大谎言:
1.希特勒因为民主而上台,而川普是个希特勒。
2.川普人品不行,所以不能当总统。

右派出不了希特勒

我们知道,保守主义理念的核心之一,就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是根本对立的。而希特勒的权力恰恰是植根于集体主义中的,也就是说,个人主义天然是反对法西斯主义这种集体主义的。*(因为你懂的原因,省去一段)也就是说右派的理念,注定是反对希特勒的独菜的,这是一种根本上的对立,一种理念上完全冲突的对立。
也就是说,右派理念是出不了希特勒的
但在战后,左派把控了思想界教育界,在这种情况,希特勒被强行定义成了极右,从而让这些左派或是极左们,得以忽悠普通的民众,似乎这些极左们与希特勒没有关系——虽然事实上,纳粹的作法就是典型的极左的作法,更是与现在民主党搞的“政治正确”是一脉相承。。而纳粹的作法与右派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想一想纳粹是如何实行纳粹的“政治正确”的,想一想纳粹是如何蛊惑德国的学生的,想一想纳粹是如何“净化”思想的,想一想纳粹是如何对不同意纳粹的思想进行“取消文化”的,想一想纳粹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迫害不同声音的知识分子们。。这些,难道不是现在美国民主党正在搞的么?
美国的制度和右派的保守主义理念注定了,美国的右派是出不了希特勒的
唯一会出现希特勒的,反而只能是在美国的左派中产生

正如里根总统所说的:“如果法西斯主义出现在美国 它将以“自由主义”的名义出现”而现在谁是“自由主义”扛大旗的——民主党。


当然,左派特别是华左们完全可以假装看不到里根总统的这一段话,反正他们选择性失明已经很久了。。——反正他们连苏珊·安东尼都能打倒成“白人、种族主义者、反堕胎主义者、性别歧视者”,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颠倒黑白的?(见之前的文章:民主党的“两个凡是”:谁在期盼疫情继续,谁在贩卖仇恨,谁在分裂美国)
希特勒是靠民主选举上台?

华人世界流毒深远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希特勒是靠民主选举上台的
它给了那些反对民主、妖魔化民主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似乎最好的例证,而这个说法也成功地碰瓷到了川普身上。。

许多人就糊里糊涂地相信了左派的这个谎言,以为“希特勒是靠民主选举上台的”,并被左派带节奏以为川普也是象希特勒那样,是靠民主选举上台的邪恶独菜。。

听起来很象那么一回事,然而,无论是历史事实还是理念逻辑,这二者都是完全错误的。。

“民主”的魏玛宪法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的废墟上,在战争硝烟还没散去时,战败国德国在魏玛匆匆忙忙地召开了国民议会,并在会上通过了一部“民主”的宪法,这就是历史上的 “魏玛宪法”。

从纸面上来说,这个宪法似乎是民主的。

(魏玛宪法结构之严密,其中不乏设想巧妙、令人钦佩的条文,看来似乎足以保证一种几乎完善无疵的民主制度的实行。"——《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85页)

然而,德国在一战后搞的这个“民主制度”,其实是一种伪民主,是一种高度复杂,或者应该正确称之为杂乱拼凑的制度,

它的内阁制政府是效仿法国的,人民复决制则又抄袭了瑞士,

拥有实权的民选总统表面上是学习美国,其实是德国皇帝制的遗毒,

而复杂的比例代表制和选票名单制,则是拍着脑袋设计出来的,其本意是认为应该使少数派也能够拥有议席。

这一个典型的四不象的东西,这种看起来好象“精妙”的德国制度设计,在实际运行时却有着无法避免的根本冲突与弊端。

比例代表和选举名单制虽然理论上可以防止选票的浪费, 却它造成了为数众多的分裂小党派,党派之间不断的相互对立与相互利益交换,使国会没有一个稳定的多数派,导致政府不断更迭。

这使得纸面上的“内阁制”从受制于比例代表和选举名单制,最终变成与议会越来越隔离。最终,内阁在实际运作时,成了总统权力的附庸品。。
而对总统的权力,宪法却刚好又没有制约——总统拥有紧急状态下的专裁权*,结果当议会成为菜市场时,内阁就成了总统的暗箱操作的结果。。

——1930年3月,魏玛共和国最后一届议会多数派政府下野,随后都是由总统按专裁权授权内阁,只能依据宪法第48条、及总统发布的紧急状态令来执政。无论是布吕宁,帕彭和施莱歇尔的内阁都是如此,包括希特勒任总理也是未经国会授权,而是应用第48条而被任命,并以紧急状态令行使行政权。

同时,按照魏玛宪法规定,陆军等军事力量应该从属于内阁、议会,但事实上军官团及参谋总部(德国旧容克贵族)实际上并不听命于内阁议会,而是自行成了一个团体。

换句话说,有着纸面上漂亮的制度的魏玛宪法,在实际实施时,其实沦为强大的总统的专裁,而当总统恰恰又是从旧帝国元帅摇身一变而来时,再加上依然存在着强大的帝国旧势力军头们。。

(德国所有这些强大的旧势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实际上没有受到任何触动与改革——唯一倒霉的只有德国皇帝,那个无能自大的威廉二世。

曾经强令德皇退位并制订魏玛宪法的艾伯特,作为首任总统于1925年死于阑尾炎,享年54岁,未能完成七年任期,继任者是旧帝国元帅兴登堡。。)

随着总统+容克军头的双寡头的形成,魏玛德国所谓的民主议会制度,在希特勒上台前就已经寿终正寝了。

——魏玛宪法本身埋葬了魏玛共和国。

希特勒上台经历

1923年11月,希特勒发动啤酒馆武装政变失败。(可以,这很不民主)
被判入狱5年,但在帝国旧势力的周旋下,在1924年就获得释放,同年5月参加国会选举 

然而4年之后,到1928年5月,纳粹党在国会选举中仅仅只得到81万张选票,占选票总数2.63%,在国会中只有12个席位,是位居第九的最小党。

1929年的经济危机导致了通货膨胀、社会秩序混乱,魏玛德国经济彻底崩盘,这是纳粹党原地满血复活的契机,1930年,魏玛共和国最后一届议会多数派政府下野,同时纳粹党从不足3%上升到18.25% 

在魏玛宪法中,总统才是真正拥有实权的双寡头之一

1925年兴登堡接任总统,到1932年总统的7年任期已满。

1932年3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希特勒也出来参与竞选,第一轮得票仅占30.1%,而兴登堡得票占49.6 %,因为都没有过半数,在4月进行了第二轮投票,此次公投兴登堡得到53%,继续当选为总统

(这也是魏玛德国最后一次称得上民主的选举)

1932年7月的议会选举,德国恶劣的经济状况和激进的政治宣传导致纳粹党和德共这2个都是极左的政党的选票急剧增长。

然而兴登堡并不愿意将内阁交由纳粹党或是德共党,于是兴登堡于9月解散议会,下令重新选举。

在11月的重新选举中,希特勒反而失去了200多万张选票,而德共则增加了60万张并获得100个议席。
如果局势继续发展下去,德共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党,从而危及实权的双寡头。

最终双寡头(总统与容克军头)认为,让希特勒上台可能是风险较小的选择。 

1933年1月30日,兴登堡通过第48条任命希特勒为总理。
—请注意,希特勒第一次担任总理时,他不是由国会选举产生的,而是兴登堡总统利用48条任命的。

然而兴登堡没料到他的命这么快就没了,同时容克军头也没想到纳粹党的武装这么快地控制了全德国。。

——1934年8月2日,87岁的兴登堡总统去世,三个小时后,担任总理1年6个月的希特勒就宣布取消总统职衔,将总理与总统的职务合并为一,自称为元首兼国家总理。

希特勒不是靠民主上台的

从历史数据与事实上来看: 

1. 德国当时的“民主制度”是徒具其表 

由于从未对帝国旧势力进行清算,同时设计了七拼八凑的纸面民主,总统权力不受节制,最终纸面的“民主”最终变成了实权双寡头。
实际上在希特勒上台前德国的民主制度就已经寿终正寝了

2.纳粹从未达到超过50%的多数执政地位 

纳粹党即使在它最受德国民众拥护的1932年7月也只得到37%的选票,所占据的议席最多时为608席中的230席,而且上台前的最后一次选举中议席还减少了34个。理论上说,其他政党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多数派的政府。 

3. 获得权力的过程违背了宪法与民主的程序

1933年,兴登堡与希特勒进行暗箱交易,同意用抑制党卫队的方式来换取容克军队的支持,作为交换的条件,希特勒被任命为总理,这种宫廷斗争的权力交接,显然不是民主的。
事实上,只是披着“民主”外壳的德国皇帝帝国政治传统的复苏过程罢了。。

“魏玛宪法”有一个修正案,规定在新的选举之前,应由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而不是总理来代理总统的权力。然而,当兴登堡死去后,希特勒直接篡夺了政权,而不是移送权力给最高法院首席法官

4..利用暴力手段非民主地夺取政权 

从表面现象来看,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是按照合法程序一步步获得更多的权力。

然而在当时的德国,一方面国家法制机器全面被压制,另一方面希特勒的纳粹党与德共的极左武装则横行无忌,德共与纳粹之间非法武装冲突已经成为一种德国当时的常态危机。

到1933年为止,纳粹冲锋队在全国挑起的武斗案件达4万起。他们连续不断地制造了恐怖事件,公然进行的谋杀、爆炸和暗害活动以扼杀一切反对者的政治空间,

由此可见,纳粹上台的所有手段,都是非法的,都是破坏和摈弃民主程序的,都是对民主原则的公然践踏。
希特勒实际上是以“反民主”的暴力的手段来夺取最高权力的,而不是依靠遵守民主的程序和法则达到这一目的的。

所以,希特勒不是靠民主上台的,而是通过反民主而上台的。

极左们好听的名词

任何极左政党,都很会用一些好听的名词

在纳粹党一手炮制国会纵火案后,签了一项《保护人民和国家》法令

——这项法令的实质内容,却是停止执行宪法中原有的保障个人和公民自由的7 项条款。

这个法令直接限制个人自由,限制表达意见的自由,限制出版自由;限制结社和集会自由;对邮件、电报、电话进行检查;允许无条件搜查住宅;可以没收以及限制财产。
此外,这项法令还授权全国政府在必要时接管全部权力,可以直接判处死刑。

——是不是想到加州现在的反209法案的16号提案?用最动听的名词,实行最恶劣的统治

在希特勒上台后,在这种白色恐怖的“保护”中,德国举行了最后一次选举。即使是5万名冲锋队员举枪监视下的选举,纳粹党也仅获得了不到44%的选票。。。 

在得票完全不足的情况下,纳粹党在1933年3月以修宪形式通过了一个冻结宪法的授权法,这个法案名词也是动听得不得了
——《消除人民和国家痛苦法》)

看看,消除痛苦。。
但最后,仅仅消除痛苦还不够,元首要的是德国只能有唯一一个只听从元首的政党

民主决不仅仅是选举
经由公开公正公平的选举制产生的代表掌控了国家的权力,不是民主过程的中断,而是另一个过程的开始

掌控了国家权力的民选代表,如果缺乏必要的有效监督,一样会产生危害国家的独菜者。

民主制度需要建立在程序正义,契约精神,权力制衡,坚持法治的基础上,

如果良好品质的选民放弃了自己的义务,而不具备良好品质的选民在“暴民民主”的驱动下,将会把民主选举变成象魏玛德国这样的纸面民主,暴力选举,宫廷斗争,非法授权,

而这显然已经离民主十万八千里了。。。

2020年的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的迹象,表明民主党早已背离了真正的民主。几乎毫无底线的选票造假,Antifa与BLM的暴力,选择哈里斯背后的暗箱操作利益交换。。
1930年的德国民众的错误,导致了极其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么2020年的美国民众们,何去何从?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