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華二代對話

夺回“价值观”的话语权:华一代如何对话华二代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美国大选前,这些华人家庭为何争吵不休》,文章链接: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916/cold-war-heats-up-in-chinese-families/这种关于华一代与华二代的认知落差问题,在大选的背景下,被大大地放大了。

作为华一代的我,自然也对此非常关心,毕竟,每一个家长都不愿意自己的小孩长大后成了左派教育的牺牲品。

所以,此文有感而发,希望能帮到那些被迫面对“争吵不休”的华一代家庭。
正文:

“法国大革命”价值观

我一向主张,西方是两个西方,两个价值观的西方。
一个是欧陆左派理念的价值观下的,我称之为“法国大革命”价值观。一个是英美保守理念的价值观下的,我称之为“美国梦”的价值观。
“法国大革命”价值观,强调的是“平等”,是把“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价值观。这种理念,是一切左派思想的根源,包括且不限于共产主义、伊斯兰教等等打着“一切平等,人人平等”口号的左派思想。。

“法国大革命”价值观下,人们努力追求着“平等”,人们不断地在革命,后来的革命者不断地把前面的革命者送上断头台,因为不够“革命”。。左永远没有最左,只有更左。。

“法国大革命”价值观在理论层面,认为“人人平等”,但现实世界中,人与人由于各种原因,能力资质机遇皆不平等,这种“绝对平等”与现实世界的天然差异的必然矛盾,使得看起来是为了“人人平等”的理想,最后结出的是“强人统治”的恶果。。
法国大革命最后结出的恶果,是拿破仑称帝并对外不断发动战争。。
无独有偶,中东的伊斯兰教也是一样,从理论层面,凡伊斯兰信徒人人平等,都是兄弟姐妹,但从现实世界中,地域差异、种族差异、资质差异都是客观存在的。这种“绝对平等”与现实世界的天然差异的必然矛盾,最终结果呢,“人人平等”的理想化追求,形成了伊斯兰世界现实存在的“大头目-教士-平民”的毫无平等的等级差距,中东世界,是一个崇拜强人的世界。
“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从“平等”出发,到“强人”结束,从古至今,皆是如此。。

“美国梦”价值观
而与之相反,“美国梦”的价值观,强调的是“自由”,是“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Live Free or Die

在这种不求平等,但求自由的价值观,美国从一个野蛮荒芜、一穷二白的殖民地,迅速成长为世界超级大国。。
而在这个历程中,不但没有出现崇拜强人的现象,“强人统治”更是与美国绝缘。。正如诺贝尔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说的那样: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这是一条通向奴役的路。

相反的,以“自由”为目标的过程中,在持续得到自由的同时,虽然无法实现即时的“平等”,但是自由带来了创新与社会进步,而这二者作为可喜的副产品,将使得民众在实质上得到更大的平等。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这是一条通向最接近平等的路。”

华二代被忽悠的价值观

华二代在学校左派教育下,把“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当成了美国的价值观,这是华二代与华一代产生冲突的根本原因。

美国的价值观是自由,而不是空泛的“平等”,华一代经历了两种不同制度的生活历练,终于在美国的自由世界得到自己人生价值的实现。这种经历,虽然并非都能让华一代得以升华总结出一个“价值观”,但他们能够直观地感受到“美国梦”这个美国的价值观。
我见到有些华二代指责华一代只知道钱,没有“价值观”这其实是因为华一代的表达上很朴素。。华一代的表达是朴素的,但对美国的价值观的理解却是直达人性的。
相反的,现在华二代对美国的价值观的理解才是根本错误的!华二代的问题,就是被学校左派教育歪曲教育后形成的左派的价值观,但他们却自认为是美国的价值观。。
川普在总统山下的演讲中,就强烈批评学校的左派教育,是反美国的教育,是反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教育。。

左派的教育扭曲美国的历史,否定美国的价值观,把“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强行安在美国的头上,并由此引发了今天美国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BLM的问题。。
华一代因为自身的艰苦奋斗,所以明白生活的背后,绝不是风花雪月,责任的背后,从来不是岁月静好。。
相反的,被华一代保护的太好的华二代们,在左派教育的影响下,不知道生活的成本,不明白责任的重负。。  

夺回“价值观”的话语权

“世界上就没有比钱更重要的事了吗?”——有,那就是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美国的“美国梦”的价值观,而不是“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

华一代在与华二代争论的时候,因为太过朴素,往往这个“价值观”的话语权被华二代拿走了,而华二代之所以在“价值观”上误解,是因为美国战后的教育领域,“价值观”这个话语权被左派夺走了。。

所以,我们要夺回被左派教育带歪的价值观,夺回这个美国的“价值观”的话语权。。
我从来都高度认同:人们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而来到美国,这种“更好的生活”本身就包含了对自身价值,对社会对人类的价值观的判断
美国从来不是一个完美的国家,美国,从来不是一个平等的国家,但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讲自由的国家
自由与歧视:自由分为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而积极自由的内核则是指向自律,华一代的自律与上进,正是美国的积极自由的体现。
现在的华二代被教育成了“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被教育成以“绝对平等”的眼光去观察世界,结果就陷入了“处处是歧视,一直在反歧视,但歧视一直存在”的误区中。。
比如华二代常常说的“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同性恋歧视”的问题上,对于华一代来说,“绝对平等”是不可实现的,歧视只要不是公共领域、公权力的歧视,那些属于个人领域的歧视,完全可以随着个人的努力而消除。。

这种对歧视的消除,应该分清不同的领域,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应该是在自由的前提下,渐进地以个人努力的方式去消除。。

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特别是在民主党刻意的误导与纵容下造成的。。

左派的福利与各种以种族为区分的AA政策,恰恰造成了今天的种族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

只有在根本上不再以种族为区分,不再用福利来变相地鼓励民众懒惰,以价值观为区分,鼓励民众自食其力,才可能真正解决美国的“种族”这个被人为制造出来的问题。

公权力:

华二代对AA法案和大麻合法化、税率和社会的贫富差距,以及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上,与华一代认知有偏差。

华一代高度警惕公权力对个人权利的侵害,而华二代在“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下却希冀着公权力对个人权利的高度介入。。

华二代因为“ 绝对平等”的价值观,认为所有的人都是相同的,所以否定不同的人能够创造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在这种思路下,他们自然认为,为什么要减税?为什么要给富人减税?

他们看不到,这个社会人与人创造价值的能力是不同的,对于企业的减税,可以激发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同样的,华二代的“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无法认清,在公权力参与的领域内的低效与无能,这一点上,华一代往往有着很深的认知,毕竟,有活生生的例子。。

因此,在全民教育免费与全民医保上,接受“法国大革命”的价值观的华二代以为是好事,而华一代则明白,这只是个无底洞。。

羊毛最终还是出在羊的身上,不会出在狗的身上。。同情心和同理心:

同情心和同理心,不能成为高于自由的东西,

华人的传统文化是“授人以渔”,而不是华二代同情心和同理心泛滥的“授人以鱼”奖勤罚懒并非是没有同情心与同理心,而人类社会的必然并且是必要的选择,关怀弱者而不是让鼓励成为弱者。。
过分地自以为“同情心和同理心”,会让人看不清社会运行必要的成本,会让人产生“圣母心态”,进而产生一种“别人都是仇恨的、歧视的”的扭曲认知。。这一点,在华二代与华一代中很常见。。

华二代不明白生活的艰难,圣母心发作时,就觉得华一代都是很自私,很仇恨,怎么就不体会那些被“歧视”者的心情。。事实上,这只是华二代自己的幻觉。。帮助别人是建立在自己的能力上的,帮助是别人的目的是导人向上,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的。。

少数族裔:

少数族裔这个词,不应该成为区分标准,区分的标准应该是人与人的价值观的不同。。

华二代幻觉中的“少数族裔维权”,其实是被人忽悠了的结果。
这是一种把自己自许为上帝的行为,是把种族当成了区分人与人区别的标准的行为,也是直接违背了马丁路德金博士的“美国梦”的理念的行为。。

我不认为通过“纠枉”可以通过“过正”的方法达成,这样的做法,不是过是在过去的不公下,再创造出新的不公。。 我不 认为给予特定族群特权的方式能够带来种族的和解恰恰相反,这只会扩大种族的撕裂。。
消除歧视不能通过“逆向歧视”来实现,相反的,逆向歧视只会创造出更多的歧视与不平,但永远不可能帮助社会消除歧视。。

法治:坚持守法,而不是用泛滥的爱心去鼓励非法行为。
再可怜的毒蛇,仍然是毒蛇。。再可怜的非法,仍然是非法。。年轻的华二代的“心肠好”,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被蛇咬到罢了。。
同样的道理,华一代高度警惕运动式“革命”的BLM,因为我们有着历史教训而且并不久远,而华二代显然还不知道那是一条毒蛇。。
我们要夺回被左派教育带歪的价值观,夺回这个美国的“价值观”的话语权。。

华一代与华二代的沟通
华一代应该热爱美国,并始终把自己定位为美国人,才能与华二代形成良好的沟通,才能解决常见的华一代与华二代的定位冲突与文化落差冲突。 
我们热爱中华文化,热爱我们的传统,热爱我们的中文。同时,我们热爱美国,肯定美国的历史,追求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历史,是保守主义者的历史,美国的价值观,是“美国梦”的价值观
华人要了解保守主义,坚定地拥抱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有这样的道德观:“人都有原罪,罪是与生俱来的。不要忽视人性的罪恶。人的认知有限,人的理性有限。”值得敬畏的不是人。所以人不能跪人,不管是国王、教皇、总统,还是科学家、媒体或群众。人不可能成为完人。社会政策不能建立在人性的幻觉上,任何企求完美的社会运动,最后都会走向期望的反面,任何改造人性的想法,最终都会走向疯狂的乌托邦。社会的演变是个长期的、复杂的过程,所以要尊重传统,反对激进的社会变革。任何简单的、纯粹理性的、推翻重建的想法,都必然带来灾难。
我曾经多次说过,我是个小市民小商家小草根,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华人,如果象我这样的很低水平的普通人,都可以通过学习而了解并成为保守主义者,那么各位比我水平更高,学识更广,更聪明更智慧的华人们,你们更应该成为保守主义者。。
 我对华二代还是抱着宽容的心态,毕竟年轻人常常犯错误。。年轻本身就是错误的代价之一
我觉得重点是两个:一是从小就要重视下一代的价值观培养
二是从小培养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样的话,他们在面对学校的左派教育时,会有足够的免疫力,当然,也要提醒他们要保护好自己,毕竟,在左派的世界里,不同政见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右派可以宽容不同意见的人,但左派往往无法容忍,并往往会有过激行为。。因为左派是仇恨驱动的。。

我们还要纠正一个观点,认为美国的制度可以自我修复,所以不必在意价值观,不必在意政党,不必在意政治。。
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美国的制度是自治制度,是高度强调参与的制度,没有良好品质的选民,没有真正的美国价值观为基石,美国的民主制度一样会结出恶果。
美国的“自我修复”是指美国民众的民主参与意识高,有独立思考能力,不会允许政客们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拥有自由意志的“良好品质的选民”会努力纠正政客的错误,甚至用生命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川普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美国民众的价值观崩坏,丧失了独立思考能力,不参与修复,“自动修复”只是一句空话。 我们需要高度警觉,如果我们失去了“良好品质的选民”,那么再完美的制度也将山崩海啸我们需要高度警觉,如果华二代被教育成左派的“法国大革命”,那么我们来到美国又为了什么??

MAGA!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