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系列

华人的平权之路(节选2):遗毒深远的一张图“平等与障碍”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节选自华人的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评铁木的某文章

节选的原因你懂的。。风沙

正文:这是一张流传挺广的图,我很早就见到这张图,在这张图里面,其实预设了很多隐性的前提条件。所以,这是一张非常容易忽悠与蛊惑人的图。

第一张图,机会平等
这张图带有强烈的误导性,人与人的资质与能力天然是存在着不同的,有的人在这行精通,有的人在那行精通。。
正所谓“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每个人的愿景与诉求,每个人能够达到的目标都是不同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要象第一图那样,非“要看这个比赛”“要看这个比赛”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达成的愿景与诉求。
就象俺不会象铁木一样怨妇般地在墙角画圈圈,俺就不觉得存在什么“华人白人的人设问题”——因为我并不需要硬挤着“看这个比赛”
而且还有个隐藏的东西被这组图所过滤掉了,那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去看这个比赛?为什么一定要攀着墙看这个比赛?我买张票不是更堂堂正正?

这其实也是东西方教育中的很大的一个不同点。
至少也是我对下一代教育与上一代教育的不同认知,
我不认为我们一定要给下一代预设好所谓的“成功”的方向,甚至把某个特定的东西当成了“成功”的唯一指标。。
我不认为一定要挤上特定的那个独木桥才叫“成功”
这世界有很多的比赛。。
只要这个准入是机会平等的,这个比赛不看可以有下一个比赛看。机会平等下,谁买的票不是票?

正如我在之前文章中介绍过,《上气》的男主角——加拿大华裔演员刘思慕(Simu Liu)他的经历。刘思慕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华二代,按照父母给他安排好的生活,好好学习,考上名校,学一个好专业,最后获得一个著名企业的工作,当起一个“华人人设”的白领。——得到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这个算不算是第一张图中露出头看比赛的那个人了?
但是刘思慕对“看这种比赛”一点兴趣都没有。。最后与家人大吵一场后,转换跑道,从零开始去当演员。。
那这个大学毕业后才开始从零开始当演员,算不算是机会平等?
铁木这个公号,他/她的思维还停留在中国的那种教育模式下,停留在一种自我设限的狭隘眼界里,这种始终走不出高墙,看不见可以凭票入场的认知局限,也难怪铁木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怨妇心态”。。。

第二张图,结果平等
这张图是一种纯粹理想主义的东西,是建立在一个完全理想化下的结果,是建立在对每个人的能力与不足上能够高度精确的产物。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人类社会非常复杂,人与人不止有能力的差别,更有意志力的差别。
即使是给予更多的资源,也并不能必然导致有相对应的结果。
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在黑人区开店的缘故,暂时把她的小孩先就近在店附近的学校就读,然后她告诉我们,黑人区的学校资源好得不得了,几乎是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提供给你,比如小提琴,我们都得自己花钱上课后班来学,她的小孩学校免费就有教授小提琴的课程,而且名额随时都有——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黑人小孩不愿意下苦功去学,所以不去学。
但是后来,她发现虽然小孩的成绩都是4分以上,老师更是把她小孩夸上了天,几乎是好得不得了,但小孩回家后时不时冒出的粗话,有时按华人的标准给的作业则完全不会做,使得她最终把小孩转学到白人区的学校。。结果入学后一测试,程度太差,差点就要求留级。。至于免费小提琴的课程,这个白人区学校当然没有。。

所以你看,这个白人区的学校资源极少,而黑人区的学校资源极多,这当然是纽约市教育局针对不同学校的资源投放的不同。

但是结果呢,资源极多的黑人学校的学生依然烂地要命,而资源极少的白人学校的学生,成绩依然出色。。

教育这个问题,差距并不仅仅是资源的问题,或者是收入的问题

资源与收入并不与教育成功成线性关系。。

所以的多叠几个箱子,就能得到“结果平等”吗?

希望铁木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为什么多叠几个箱子仍然没有用??

特别到了民主党左派的嘴中,他们一方面以“结果差异”为武器,一方面却无视学生意志力的差别,而这个意志力的差别,来源于家庭教育的问题

而家庭教育这一块,恰恰是民主党左派坚决不触碰的,他们不去触碰,原因有2个:

1.因为解决了家庭教育,就解决了黑人的教育问题,他们就没办法再拿这个教育问题来做抓手,来绑架与忽悠这些底层黑人。。

2.因为对于那些并不穷并不底层的黑人来说,存在这些底层黑人的困苦对他们是有好处的,他们可以打着为这些底层黑人请命的方式,占有那些AA下的额外的资源优势。

——比如上私立学校、黑白混血、非本土黑人的奥巴马,比如来自精英家庭,移民黑人二代的哈里斯

是的,我完全认同:穷人应该得到一定的照顾,毕竟在相同的意志力的情况下,穷人的资源确实比富人要少,因此得到一定的照顾是合理的。

但这必须是不分肤色,只按实际经济水平的照顾

黑人有穷人也有许多富人很多精英,而华人有精英,更有很多低收入家庭

任何照顾都不应该与肤色挂钩,都应该不分肤色。

同样的道理

政府当然要救济弱势者,但对于弱势者的救济,必须是不分肤色,并且应该停留在保证基本生活需求的那条底线上。

不能把救济当成了无底线施舍,政府只应该对基本生活需求承担责任,不能超越底线。

救济的上限,不能高于自食其力的工作者的生活标准,否则,这个社会救济就不是要帮助弱势,而是在鼓励懒惰者。

勤劳者有iPhone,政府就一定不能给iPhone,最多给个翻盖手机,这才是正道。

否则,勤劳者有大房子,是不是政府也要给游民们发房子??

结果平等,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

看起来好象很美很善良,然而一旦放在现实中去实施,就象是癌细胞一样会疯狂地扩散扩张变异成疯狂而可怕的东西。

民主党左派这些年搞的疯狂而可怕的东西,最根本的推动源,其实就是这个“看起来很美”的“结果平等”

在“结果平等”催生下的左派意识,最后任何东西都需要大家平等或者平分,美国是不是也要“打土豪分田地”?

这样的结果,文化革命中已经给出了答案。。

而现在的BLM黑命贵们,也已经对那些有房子的人开始要“革命”,要这些有产者把他们的财产平分给这些“革命者”

疯狂不疯狂??

第三个图,解除障碍

这又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图。。

似乎左派们都很喜欢这种理想主义(空想主义)的幻想。。

这种理想主义的幻想,另外一个名词叫:乌托邦。。

人类社会能不能解除障碍

理论上,乌托邦的东西,就只有存在于乌托邦才有的了。。

或许,只有在物资极大丰富,人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

就象球场的墙,那是为什么特意修起来的 ?

还不正是因为这个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稀缺性”么。。。

那么人类社会资源的“稀缺性”问题要怎么解决?

只有通过右派,由自由而创新,通过创新与自由竞争,从而不断地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从而使得人类社会从上到下的几乎每个人都享有更为圆满和富裕的生活。

只有这样才能慢慢地消除“稀缺性”

重点是不断地做大蛋糕,而不是象左派那样只分蛋糕而不会做大蛋糕

所以,去除障碍,必然是通过右派的创新与自由竞争的努力,让民众的生活中的“稀缺性”越来越少。

而不能指望着仅仅通过左派的“分蛋糕”而实现“稀缺性”的减少

怎样去除“稀缺性”?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给出答案,美国的自由市场已经一再给出答案。

请记住:市场经济从来不相信什么狗屁不通的“人设”。。
市场竞争只相信冰冷冷的竞争实力。。而冰冷冷的市场竞争,恰恰不断降低着人类社会的“稀缺性”
只有在冰冷的市场竞争下创造出足够的物资条件,才能帮助到那些“来自非洲南撒哈拉贫穷”的女孩们,帮助他们一步一步地跨越所要跨越的障碍。
左派们总是攻击着市场经济,攻击着资本主义,似乎光光靠他们的口号与爱心就能跨越障碍。。但事实上,没有右派的市场经济,没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你拿什么去帮来自非洲南撒哈拉贫穷的女孩,去跨越他们的障碍??

用爱发电么?用爱发电么?用爱发电么?广告:
纽约岛内与南brooklyn的民众,请支持纽约联邦国会11区众议员候选人Nicole Malliotakis
竞选网站及捐款链接
https://nicolemalliotakis.com/
南brooklyn的民众们,请支持纽约州22选区参议员候选人Vito Bruno竞选网站及捐款链接http://brunoforny.com/

吹起号角电报群为https://t.me/joinchat/QjKSyBff4cZN_7hQq7ntTg(复制后在浏览器打开)

吹起号角电报频道为https://t.me/ctrump

网站:www.Thisistheway.world,网站正在建设中。。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