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阳光之下才有公信力,才有民主,非法选票将断送民主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这个文章主要是回答2个问题:

一个是左派们动不动所谓“要舞弊证据”的说法,这里面透着一股浓浓的“我就作弊了你来抓我呀”的小人得意的心态。。

另一个是美国选举制度的脆弱、民主的脆弱,以及舞弊对选举对民主的根本伤害。。

正文:

自证清白

民主是一种管理方式,一种最不坏的管理方式
这种最不坏的管理方式可以使得政权交接和平过渡,并且赋予了接任者执政合法性。。
——在“君权神授”不再流行的现代社会,民主是执政合法性几乎唯一的方式。。

民主的实现方式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民选官员的选举。

通过真实的不受误导不受干涉的民意表达方式——投票选举,将执政合法性赋予获得胜利的候选人。

如何保证民主能够给予合法性?

前提就是建立在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上。

民众因为信任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而行使投票权利,并以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下的合法投票,让渡自己的部分权利形成下一任政府。。


在这里,公正透明合法,是根本 ,是红线,是绝对不可触碰的红线。。

选举是一个公权力范围的东西,因此不存在民法中的被告的“无需自证清白”的权利。

即这种获得公权力的过程中,需要“自证清白”。

——整个投票选举的过程,就是在不断地“自证清白”以取得公权力的合法性。

无法自证清白,也就是意味着公信力的丧失,即丧失公权力的合法性。

“公权力需自证清白”的法理,比如警察执法需穿着警服,佩戴警徽警号,出示证件,以自证执法特权的合法性。

又比如行使公权力的官员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这时候也是要求官员需要“自证清白”,而不存在被告的“无需自证清白”的权利。

左派们动不动所谓“要舞弊证据”的说法,显然暴露出他们对现代公民社会的无知。

要求“要证据”,就象是贪官们要求民众自己要找出他们的巨额财产的来源是什么后才能定他们的罪。。

选举是一个要求高度公正透明的过程,任何反常的行为,都应该由造成反常行为的一方“自证清白”,而不是由反对的一方去寻找证据。

所以选举机构要格外地、尽可能地、完全按正常程序地进行选举事务,

——任何不正常的现象,选举机构有责任有义务主动进行说明,以体现与落实“公正与透明”,也就是“自证清白”。

选举出现反常现象,无论有没有证据证明舞弊,都将损害选举的公信力

而被操纵的,或者那怕仅仅是状况倍出的选举,都是对选民选举的权利的伤害,都是对选民的自由的伤害,都是对建立在自由之上的民主的伤害。。

选举舞弊对选举的伤害是致命的,因为这将直接断送选举的公信力。。

就象为什么考试舞弊要0分处理一样。。

否则斯大林也是“民主”地一票一票投出来的,金家王朝也是“民主”地一票一票投出来的,
那在苏联,在北朝鲜,是不是也是有民主??

想一想就知道这很荒谬。。

举一个例子,当年美国国务院认为乌克兰选举造假的理由。

链接如下

https://2001-2009.state.gov/p/eur/rls/rm/39542.htm
  • Illegal Use of Absentee Ballots: According to the respected NGO “Committee of Voters of Ukraine” (CVU), massive electoral fraud was committed through the illegal use of absentee voter certificates. For example, people were caught in Dnipropetrovsk and Sumy oblasts with their pockets stuffed with blank absentee ballots that they were using to vote at multiple polling stations.
  • Opposition Observers Ejected: Observers from Our Ukraine and other opposition groups were expelled from most polling stations in eastern Ukraine on Election Day. For example, in Territorial Election Commission (TEC) district number 42 in Donetsk oblast, Our Ukraine observers were kicked out of all but a few polling stations.
  • North Korean-Style Turnout in the East: Turnout in the pro-Yanukovych eastern oblasts was unnaturally high. In several electoral districts, turnout for the run-off round increased by 30 to 40 percent over the first round. In Luhansk oblast, the reported turnout rate hit nearly 96 percent — a number that, to quote the OSCE, even Stalinist North Korea would envy. A similar turnout rate was reported in Donetsk oblast, where 98 percent of the votes went to hometown candidate Prime Minister Yanukovych.
  • Mobile Ballot Box Fraud: In the second round of the election, the number of voters who supposedly cast ballots at home using mobile ballot boxes was double that of the first round. Much of this voting occurred without observers being present and was massively fraudulent. In Mykolayiv oblast, for example, nearly 35 percent of the oblast’s voters purportedly cast their ballots “at home.”
  • Computer Data Allegedly Altered To Favor Yanukovych: There were credible reports showing that that Yanukovych supporters gained illegal access to the Central Election Commission’s computer system and illegally altered vote tabulation data being transmitted by TECs to the CEC.
  • Reports of Opposition Fraud: Yanykovych’s supporters allege that Yushchenko’s supporters stuffed ballot boxes in western Ukraine. But the reports and evidence of pro-Yanukovych fraud greatly outweighed those indicated for Yushchenko.

对比一下美国今年大选,对比一下几个民主党州长主政的摇摆州在选举过程的反常现象。。。

请再次记住:

选举出现反常现象,无论有没有证据证明舞弊,都将损害选举的公信力

脆弱

那有些人就要说了,既然法理是这样,那川普为什么起诉还被驳回了好多起?

这就要说到美国的这个古老而陈旧的选举制度了,这个漏洞百出但一直坚持到现在的选举制度。

美国的选举制度是建立在一个互信的基础上,一个非常脆弱的制度。

包括选举制度的创造者——制宪先贤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制度能够运行几百年。

任何修改选举规则、利用漏洞谋利都会引发强烈的信任危机,进而导致宪政危机

——这也是长期以来政治人物把这种舞弊行为视为红线的原因,但这个红线是一种惯例而没有明文的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古老而陈旧的选举制度里,长期存在着大量的漏洞,而且并没有相关的明文规定去惩罚,使得这种选举舞弊的犯罪成本很低。。

在这个选举制度下,如果按明面上文字的规定,确实在法庭上有太多空白的地方,从而导致川普的起诉得不到法律的明文支持。

而这也是民主党在丧失底线之后敢于作票的底气,因为犯罪成本极低,而纸面上的制裁手段极少。。

我之所以非常推崇美国的民主,就是因为在这种犯罪成本的诱惑下,美国在过往的岁月中仍然保住了底线,这说明美国过往的选民素质。

而现在的美国已经不同往日,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左派教育下,美国的选民结构,选民素质正在崩塌中。。

20多年前我刚来到美国的时候,我的白人朋友他们问我:“你来自中国,你觉得Socialism如何”

我那时说,还行啊,

他们就一脸不可思议地样子看着我说,你怎么会觉得还行呢?

——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Socialism已经成为了民主党的骄傲成分了。。

果然如里根总统说的那样:“自由离灭亡永远不会超过一代人”。。

美国的选民结构,选民素质的问题,直接的后果就是民主党开始试探“选举舞弊”这条红线。。

——2018年的时候,这种“试探红线”就已经开始呈现出来,加州民主党利用第三方收集缺席投票,就尝到了甜头,而纽约的选举局更是直接修改规则来放水,以使得纽约能够巩固其“蓝色”。。

美国选举制度非常脆弱,建立在选举制度上的民主,同样脆弱

它高度依赖人性的善良,依赖选民的良好品质。

一旦人性堕落,再完美的制度也无法纠正。。

如果美国的选举,没有舞弊,那么输赢只是一个四年的轮回,

如果美国的选举出现舞弊却得不到纠正,那么美国的民主就陷入万劫不复,那么美国的民主就死去了。

当打破底线,越过红线,美国的选举,要么成为苏联、委内瑞拉或北朝鲜,要么就是两党比赛造假的肉搏战,而无论哪种,民意都将成为被无视的对象。。

权力

权力一旦失去制约,就会迅速地左化。

左媒体的堕落,就在于媒体这个第四权失去了制约。

失去制约的媒体变成了独裁,成为了言论世界的上帝,从而可以肆无忌惮地侵害民众的言论自由。

它可以“黑你没商量”,也可以“抬你没商量”。。

即使是总统,在这些媒体面前,如果不符合它们的心意,也只有被抹黑、被消音的下场。。

——它们在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民主。。

为了利益,为了不受制约的权力,媒体纷纷转变面孔,连长期持右派色彩的FOX,也在资本的动作下,终于站到了左媒体的一边了。

毕竟,“权力一旦失去制约,就会迅速地左化”这个定律是不可改变的,

FOX能撑到现在才变色,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但对于美国的民众来说,

如果媒体统一变色成左媒体,也就意味着民众言论自由的末日。。

也就意味着《1984》降临美国。。

恐惧、谎言、仇恨是左派唯一会带来的东西。

左化的统治就是灌注仇恨与谎言,让民众生存在恐怖之中,生存在恐怖之中自然就需要权力的保护,就要不断地上交自己的自由权利。

——民主党的BLM、antifa的打砸抢,就是要让民众生存在恐怖之中。。

而左媒体则负责剥夺一切不同的声音,屏蔽任何不同的信息渠道,从而使得真实的不受误导不受干涉的民意成为过去式。。

一方面个人的自由权利不断被上交,另一方面民意无法表达,最后的结局就是野心家在资本与媒体的保送下被送上权力的顶峰

——就象现在资本、科技巨头、左媒体正要努力把罪犯白等送上总统的位置一样。。

而做为回报,跨国资本、左媒体、科技巨头、教育界、甚至军队等就可以成为美国最可怕的吞金怪兽。

天上不会掉下钱来,最终,谁要被鱼肉,谁要被剥皮?

40万美元以上收入的富人们,全力支持白等,难道你认为这些富人蠢到捐款给白等加税让他对富人自己开刀么?

用点脑子。。。

最后,发个视频“欢乐”一下:

https://mp.weixin.qq.com/cgi-bin/readtemplate?t=tmpl/video_tmpl&vid=wxv_1599663554800975873

让我引用一段话:

大是大非面前,容不下任何“理中客”。

全世界的人,如果不想自己的国家法理颠倒沦为犯罪天堂,都应该站出来发声,这是超越党派,超越政治分歧,超越国家矛盾的时刻,

你要知道,失败的代价远远超越了满嘴谎言的政客给你承诺的那微薄福利。

阳光之下,才有公信力,才有民主!

凌飞

Related Post

2 thoughts on “阳光之下才有公信力,才有民主,非法选票将断送民主
  1. ZN

    分析透彻的好文!
    “公权力需自证清白” – 解释得很清楚,学习了!
    “当年美国国务院认为乌克兰选举造假的理由” – 很有说服力, 与眼下的情况很像

  2. 愉舟

    现在谈到政治权力,就是三权分立加上媒体的第4权。但按美国宪法,We The People是第0权!0生万物。We The People让渡部分权力给州政府,州再让渡部分权力给联邦。选举就是We The People定期确认其国家主人身份和选择各级政府权力代理人的过程。选举公平透明,We The People才是主人,否则就是奴隶!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