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系列

蠢货!关键是创新、市场与就业!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常常见到一些粉红们在认为中俄联盟取长补短。
——中国强于工业生产但缺乏资源,俄罗斯有丰富资源却工业能力不强。

所以粉红们天真地以为,两国联盟必将成为一个西方世界所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

这种认知基本上还停留在前苏联与文革时代。

认为俄罗斯/前苏联工业能力不强是建立在一个幻觉上。

这个幻觉的原因,是中国的工业能力在得到西方世界的技术扶持后,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这种工业体系让粉红们产生了一个幻觉,以为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中国自身的能力上。

当然,粉红们这样想也不奇怪,因为他们历史在墙国式的“只给结论”的教育下,往往是极为愚蠢与无知的。

所以,他们不懂苏联在20~30年代,也一样呈现为象中国一样的工业能力的快速增长。

换句话说,中国的这几十年,不过是复制了前苏联的20年代的好景。

PS:苏联好孬是在基础理论上出过大拿的,而中国这几十年来有任何一个基础理论的大拿么?

而当时苏联的工业能力好景,恰恰也是建立在西方世界对苏的技术与资金的大量投资上。

——仅以当时的福特公司为例,1929年,福特公司在俄罗斯西部城市下Nizhny Novgorod,就帮助苏联政府建立起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工厂。

按后世的粉红们的“逻辑”——如果他们有的话的,恐怕也是要惊呼“厉害了我的国”。

——想到曾经也“厉害了我的国”的苏联,居然在几十年后被一群墙民BS为“工业能力不强”,不知道算不算是墙民们踩着苏联的坑继续跳到下一个中共的坑里呢?

当然,当时的“慈父”斯大林显然不象后世的习包子那么愚蠢,当时对于这种自干五的粉红行径,苏联是强力压制的。

——政府可以吹,粉红们只能听,五毛必须是钦定的,韭菜们别当什么自干五,一旦想要当自干五,就让你去西伯利亚真正为国“奉献”一下。

扯远了,回到工业能力上。

苏联在20~30年代,通过几个5年计划,快速地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这个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也是保证了后来苏联能够源源不断地生产出T-34,并在战后迅速成长为与美国对抗的超级大国的深层原因。

但苏联的灭亡,从铁幕落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注定了。

当然,后世的苏勋宗只不过是“加速师”了一大把,整得戈地图想救都救不了。

——所以,“加速师”一旦出现,GG只是个时间问题。

为什么说从铁幕落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注定了?

——因为苏联的体制决定了没有创新的土壤,同时也决定了没有市场,当然,苏联的体制很好地回避了另外一点——就业。

创新的花只能开放在【自由的土壤】上。
创新的花只能开放在【法治的土壤】上。

如果一个人的自由不能被保护,如果一个人的智慧,一个人的财产不能被法治所保护,那么对于他/她来说,最佳的选择是躺平而不是坐起来动脑。

正如苏式政治笑话所说的,
一个苏联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半夜KGB敲门,你开门后,对方说:“伊万,你被捕了!”,然后你说道:“你弄错了,伊万住在隔壁。

——这也是我们在美国的民众最为担心的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我始终对民主党左派坚持反对的根本原因。
美国的自由如果消失,那么再强大的帝国也将快速崩溃,无论它有着多么强大的军事霸权、货币霸权、技术霸权等等。

而当时的苏联,和今日的中国,有没有这个【自由的土壤】?
——苏式政治笑话,与今天中国的大白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换而言之,要我看来,中国海军的发展到什么程度,有几艘航母都不是根本——当然福建号的那个搞笑的弹射,以及弹射位的各种奇葩,在我看来,不过是复制了苏制武器的应有的奇葩罢了。

没有自由就没有创新,因为创新就是与众不同才叫创新。

而现在我们看到的,特别是粉红们,那个大脑脑回路,完全是象工业化批量压制出来的,从来没有想过问一句“为什么?怎么来的”

——对于粉红们来说,他们从来不关心这个答案是如何得出的,他们最多关心一下有个答案就好。

而这种“只给结论”的洗脑教育与“完全只接受结论”的脑子相结合,让墙国思维的民众,无论走到哪里,都只能是当个工厂里按规定运转的零件,而不是产生发明与创造。

所以,当我听到很多华人抱怨“歧视”抱怨说自已的职业天花板的时候,我觉得他/她有必要先查一下自已的思维是不是已经印刷成“天花板”了。

苏联的没落,是从铁幕落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注定了,因为失去了新技术的来源。
结果只能在【内卷】的路上一路更加地【卷】下去。

换句话说,从美国开始要与中国脱勾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中国的【内卷】之路。 

而反过来,当美国开始要与中国脱勾的时候,就是已经准备放弃中国这个“市场”的时候。

市场大小并不等同人口多少,而是等同这些人口所拥有的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的多少。

一个就业不足、收入不足或是购买力不足的市场,是伪市场,人再多也不是市场。

清朝末年,英国之所以打了一场鸦片战争,
也是因为在当时的中国,国内市场基本上等同为0,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结构,决定了英国的工业品在“中国市场”——这个看上起很美,人很多的“市场”完全没有吸引力,
反而,鸦片成了仅有的少数有市场吸引力的商品。

原因就在于,当时的清朝民众的手上,并没有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的存在,只有在毒瘾的【强制催化】下,才能变现出“参与市场购买”的现金。

在今天的中国,当然不是清朝末年,所以,在当前的中国,这个【可以自由支配的资金】取决于【就业】,因为就业决定了民众的收入。

在苏联的历史上,他们成功地回避了【就业】这个问题。
后果就是,整体社会更快地僵化,最后完全失灵。

中国显然没有象苏联那样用制度去回避【就业】这个问题,而是选择对外开放,引进外资,来引进就业机会。

应该说,这是非常正确的道路,
但荒谬的是,中国的洗脑宣传却从来不讲【就业】的作用,
为了执政合法性——需要创造一个外部敌人来让民众默许自已的执政合法性,同时,需要否定外资与就业对社会进步的作用,这样才能把社会进步(特别是经济的进步)归功到中共身上,从而强化执政合法性。

这种“既要也要”的困境决定了中共的宣传套路。

——所以中共的宣传从来都是“苦大仇深”式的,只讲外资如何拿走了大部分的利润,却从来不说,外资因此为中国创造了多少的【就业】。
同时,中共的宣传又一直是“厉害了我的国”,必须是一切都是中国政府牛B。

这种宣传,在美国民众看来是非常拉仇恨的。
特么的【就业】的好处你占了,还装悲情?要不,产业回流好了,不让资本家去“剥削”中国人民好了。

——美国民众的反【全球化】的情绪,恐怕一半是因为中国的这种【又当又立】的做法引起的。

在这种反【全球化】的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公民社会的国家自然就要体现出这种民意——这个民意就是脱勾。

——当脱勾的兆头出现时,中共的反应是非常手足无措的,这其实也是“既要也要”的必然困境。

所以,虽然中共算是已经从根源上网罗了所有中国的精英,但依然呈现出许多很白痴的现象,根源就在于无法解决这个必然困境。

从这个思路上去想,就会明白为什么精英满街走的中共,最后却是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习包子当领袖。

因为精英式的发展已经出现了困境

——要继续执政,就要解决【就业】,
要解决【就业】就要解放与培养【市场】,
要培养【市场】就要有【自由与法治】
要【自由与法治】就必然否定【人治】
要是否定了【人治】,那必然产生【选举】
要是产生了【选举】,那中共怎么办?

所以,要么是鼓足勇气进行自我革命,要么是转头回到文革…

回家了,待续。。。

刚刚看完电影,就不扯别的,就加送2段:

1.如果你觉得被骂了,恭喜你,都学会对号入座了。

2.还是来个通杀型的政治冷笑话:

有三条狗,一条美国狗,一条东德狗,一条苏联狗,
美国狗说,当我没肉吃的时候我就叫起来,东德狗说:什么是“肉”?,苏联狗说:什么是“叫”?
与时俱进一下,
有三条狗,一条美国狗,一条北朝鲜狗,一条中国狗,
美国狗说,当我没肉吃的时候我就叫起来,北朝鲜狗说:什么是“肉”?,中国狗说:什么是“叫”?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