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关于2020的大选,华语世界的十大误区(1)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先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这几日,右派公众号(比如华裔联盟CAA)又阵亡了一批(被人举报后封杀了)也许哪天,我的公众号也会消失在风中。。
但正如我建这个号时说的,我开号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这世界不能只有一种声音。。我将坚持到最后。。

但做公号不是我的职业,我还得忙自己的生意,最近民众对网课与安保的需求,让我一直在忙,忙完就感觉疲惫。。

而读者们回复发来的左派的胡说八道的文章,看了让人郁闷,读者想要我写文章去反驳,但写文章非常花时间精力,只能挤出睡觉的时间来写。。

然而这样的虾扯蛋的文章到处都有,而讲真话的公号们却一批批的阵亡。。

身心皆疲。。
这个系列就这么想到哪写到哪吧。。
没办法有时间有精力去慢慢雕琢。。
对不起了。。。

PS:这个文章在公众号上发了,结果不到2个小时就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铛的速度给封杀了。。

正文:

今天参与了纽约的AM1380华语广播的《纽约人、纽约事》的讨论节目,时间不长,所以在广播中争论了一番,觉得时间不够,很多事都没讲到,感觉其实在华语世界里误区很多。。
当然,在其它族群,受到美国左媒体的影响,误区一样很多。。其它族群的我管不着,我还是说说在华语世界对2020选举的误区

一,这是对川普的选举,还是对两党路线的选举?

2020的选举,对于保守派的民众来说,这是道路之争——是走“美国梦”的道路,还是走左派的“社会主义”的道路。。
但对于许许多多的华人来说,他们搞不清楚这些,他们以为这次选举只是针对川普的选举,以为喜欢川普的投川普,不喜欢川普的投白等。。
不是这样的!
美国的政治制度,决定了美国只可能是出现两党政治,而选择哪一位候选人,其实就是对哪一个党投出信任票!
特别是在今天,两党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理念,两个价值观,背道而驰,就是今天的美国的现实,我们华人也要为此不得不做出选择。。
美国在二战后曾经相当长的时期内,那种两党理念接近,只是比谁可以做得更好的环境已经不存在了。。
美国现在的两党斗争,就象是1867年的加州两党斗争一样,是两条完全相对立的路线之争。。1867年的加州,共和党支持华人的投票权,民主党反对华人的投票权,
2020年的美国,共和党认同美国的历史“美国梦”的价值观,民主党否定美国的历史“美国梦”的价值观2020年的美国,共和党支持华人起诉对华人歧视的藤校,民主党则要将华人从URM少数族裔中开除出去。。

(参看《排华法案》的教训(1):1867年加州选举与2020年选举历史系列6:共和党力挺华人,结果竞选一败涂地,数年后《排华法案》你们华人已经被民主党开除出少数族裔了!-从URM到AB979到克林顿演讲民主党的URM,川普的起诉耶鲁

2020年的选举,不是对两个候选人的评头论足,是对这两个候选人所代表的道路进行选择。。

需要提醒华人注意的是:共和党针对白等的批评,都在批评白等的政见政纲是极左路线,共和党针对的是路线问题。。
而相反的,民主党对川普的所有批评,都在批评川普这个人如何如何,却从来不敢对川普的政见政纲进行批评,也就是说,民主党从来不敢针对川普所行的路线进行批评,因为他们自己知道民主党自己走的是歪路。民主党针对的仅仅是对川普进行个人的人身攻击。。
一个是针对路线,一个是人身攻击,高下立判。。
所以,再次提醒美国的华人们,请觉醒,这不是关于两个人的选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的选择。。
今年的选择,将决定美国走哪一条道路。。
正如1867年的加州选举决定了美国对华人要走哪一条道路。。

二,投不投票,有什么关系?

投票,直接关系到华人群体的地位。。

是的,美国华人的地位,是靠美国华人自己的努力(包括投票的努力)而实现的,而不靠什么“中国强大了”,这是最为虾扯蛋的说法。。

正如我们反对别人干涉中国内政一样,我们也一样反对别国干涉美国的内政。
过去的中国贫穷,导致中国的民众事实上是以极其自卑的心态,把洋人不自觉地把他们当成了“洋大人”,这种极其自卑的心态,同时衍射出一种扭曲的认知,认为将来中国强大了,就可以到其它国家当“中大人”。。

在这种认知下,把个人、族群的社会地位,完全寄托在所谓的“母国强大”上,是导致美国华人始终处于一个极其尴尬的社会地位的原因之一
——因为完全没有自立自尊自强的想法,就象是巨婴一样。。

美国华人的自立自尊自强,首先体现在认同自己是一名美国人,其次体现在积极投票上。。

华人需要最大程度地动员出来投票,今年将可能是1908年以来,美国投票率最高的一年,如果在美国社会整体这么高的投票率下,华人的投票率依然低的话,那么从此以后,将没有任何一个政党会把华人的利益列入优先考虑的范围。。

华人需要最大程度地动员出来投票给共和党,生活在民主党的统治下将会是什么样的场景,看看加州,看看纽约,看看这两个州对华人干的好事,你还觉得再把总统让给民主党是件对华人群体有益的事么?

无论是出于反对民主党一党独大的朴素想法,还是出于对价值观的认同的深入思考,都使得我们华人应该在2020的选举中站出来,投出自己的一票。。
这样的作用有以下几点:

  1. 将在选票的大数据上留下我们华人的痕迹,这个选举的大数据很重要,可以说所有有意愿出来竞选的候选人都会去参考这个数据。。
    我曾经说过,政党不是来当活雷锋的,政党必然有政党的利益需求,不要幻想政党会自动地站在你的利益一边,这不可能。。政党的利益属性,决定了政党会按你的族群的表现,去做出利害考量,一如做投资做生意一样,会去评估你的族群值不值得政党为你而战。
  2. 将给极左化的民主党一个信号,迫使民主党回到中间路线来。只有回到中间路线的民主党,才能让美国目前的撕裂得以弥合,美国的撕裂问题,不是由于川普,不是由于共和党,而是由于民主党向极左狂奔的结果。。而要使得美国社会回到80年代那样,就得把目前脱缰狂奔的民主党拉回来,要怎么拉,用选票来拉。。当坚持极左主张的民主党政客被民众用选票赶下台后,就自然地不再有极左主张的民主党,同时,民主党也将不必被这些极左分子所绑架,而温和的民主党人也不会因为党内的极左化而无法出头。。
  3. 积极投票的族群将可以对美国社会施加影响,将帮助把华人的传统价值观融合进美国社会的传统价值观中150年前的华工被排斥,理由之一就是认为当时的华工不可能认同美国的价值观,不可能融入到美国的社区中,更不可能学会投票这种民主方式。。今天的华人,应该与150年前的华工们的行为决裂,应该以现代公民的意识,以促进华人的传统价值观融合进美国社会的传统价值观为目标,积极投票,积极参政议政,积极参与社区。。

投票是最容易,也是最基本的公民应该去做的参与行为。。

三、川普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人品

马克吐温在讽刺作品《竞选州长》中这样说到:

 我放弃了竞选。我退出,我投降。我够不上纽约州州长竞选运动所需要的条件,所以,我递上退出竞选的声明,而且怀着怨恨、痛苦的心情签上我的名字:

  “你忠实的朋友,过去是好人,现在却成了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蒙大那小偷、盗尸犯、酗酒狂、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马克·吐温。”

川普并非是默默无闻的人,他一直都是满身新闻的人。。
在过去的几十年内,他有各种各样的朋友,自然也包括黑人朋友,他最爱的大女儿的小孩是由一名华人来帮助教育中文的。在过去的新闻中,他是急人所急的好人,他是与各种族民众打成一片的好人,他是帮助一时失足的选美皇后重新站起来的好人,他是虽经挫折与破产但商业帝国却日益壮大的好人。
但当川普投身参加竞选的那一刻开始,左媒体就开始把川普的过往仿佛都忘记了一般。。
最终,在左媒的嘴下,川普成了白人至上者,种族歧视者,男权主义者,谎言家,野心家,是不交税的恶人,是无能的失败者。。

在中国有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就是当一个人在台上时,把他吹得完全不象人,当一个人被撸下台时,就把他贬的完全不是人。。

而在美国的左媒体,也有这种神奇的左派通病,当左媒体需要吹捧一个人的时候,就把他吹得完全不象人,

——比如象纽约州州长,正是他下令强制要求老人院不得拒绝接收确诊新冠的病人,而导致纽约疫情初期老人大批死亡,可以说,纽约州州长是不折不扣的导致老人死亡的凶手

但对于左媒体来说,不要紧,还是把他吹成民主党希望之星,“最有总统相”的人。。

反过来,不合左媒体的意的时候,左媒体就把他贬的完全不是人——川普就是这种抹黑的受害者典型。

哪怕是川普在空旷无人的阳台上,摘下口罩,对着海军陆战队一号行礼,都能引发左媒体的疯狂攻击:攻击说他在放毒——仿佛这病毒可以在通风良好的地方也能沉降传播似的。。。

至于左媒体疯狂攻击的川普的“人品”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过,在这个关于“人品”的观点上,请反思:一个象左媒体所宣称的如此人品恶劣的父亲,是如何才能教育出自强上进的儿女??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川普总统的子女们,就是一个最好的镜子,照出川普总统是一个怎样的人品。

一个是子女教育这样几十年的镜子,一个是一时的媒体的报道与论断,到底哪个才是真相?哪个又充斥着不可见人的企图?

举个例子,下图中,左边的是纽约市民主党市长白思豪的女儿,右边的是川普总统的女儿,你希望你的下一代会象是哪一个?

(出于不污染读者的缘故,白思豪的女儿的更恶心的相片就不放出来了。。)

华人都应该对CNN这些左媒体的颠倒黑白的能力有过深切的体会,特别是一些“爱国”的华人,CNN为代表的左媒体当年是怎么喷中国的??CNN为代表的左媒体的公信力如何,各位想一想。。

华人批评CNN太双标,声称做人不能太CNN,反过来,为什么在CNN抹黑攻击川普的时候,有些华人,特别是华左们却默默地接受了?

难道这些华左果然也是如CNN式的双标狗??

未完待续

凌飞

Related Post

One thought on “关于2020的大选,华语世界的十大误区(1)
  1. 凌俐

    生命財產安全
    就是
    法治與自由平等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