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笨蛋!问题是选举公正透明,而不是输赢!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很艰难!

以我们个人现在的能够接触到的信息,以我们个人的能力,确实没办法有过硬的证据,能够在当下的法律中定民主党左派的罪。

但我们至少可以保有我们的常识,我们可以宣传我们的常识,我们可以争辩我们坚持的。

并且,用我们能够做的——捐款,写信给当选议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声音,等待着子弹再多飞一会儿。。

感谢上帝,在罗伯茨叛变的今天,我们还有新晋大法官,5:4再次守住底线。。

正文:

“无F可说”

昨天写了选举舞弊的故事——暴露的问题(2)美国的那些选举与舞弊的事

发到某个群,果然激起很多华左的攻击。。

——有趣的是,这些华左们连我文章的内容都没看过,就开始攻击。

能不能至少读过后再跳出来呢?

读完对立观点的文章,是一种最基本的做人的素质,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至少,我要反驳谁的文章,我会至少读过三遍后才敢出来反驳。。

只不过,这些华左们,似乎是统一培训出来的,只会扯两点:

要么就拼命地复读机式地说“你们就是为了输赢,你们要输得起”,

要么满地打滚地说“那干脆让川普当终身总统”。。

非常统一非常标准化。。

嗯,左派的统一培训工作做得总是很好,虽然都是些复读机,但就象架不住中国的那些脑残式的广告,轮番轰炸,象戈培尔那样轰炸,炸多了连左派自己都信了。。

有意思的是,这些华左们,可能在之前还在声嘶力竭地反对美国的民主制度,现在则突然化身为“民主神教”的信徒一般,开始“捍卫”美国民主。。

——这些人,大概忘记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克林顿当年竞选时,有个著名的口号,叫:“笨蛋,问题是经济!”(”It’s the economy, stupid!”)

对这些复读机式的发言的,我也送上这么一句:

“笨蛋!问题是选举公正透明,而不是输赢!”

“耗子尾汁”

华左们一直在扯的,为什么今年才出来声称有舞弊?

问这个问题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其实让现在中国最热火的“混元形意太极门掌门人”,新一代鬼畜代言人马保国就能回答这个问题:

2016年,美国的选举制度当然一样存在着巨大的漏洞,但由于当时民主党压根没想到川普会赢

——左派大意了啊,没有闪

因为当时以为可以躺赢。

能躺赢当然减少了他们的造假动力。。

没想到川普“不讲武德”,“啪就站起来了,很快啊!然后上来就是一个右鞭腿、一个左刺拳”“偷袭”了几百岁的民主党左派,打得民主党在大选中输了。。

于是,民主党左派在接下来的4年,用尽手段,想要用“马家混元功法”来教川普“武林要以和为贵”,奈何川普始终不上道。。

很快啊”就到了2020年的大选,2020年的选举与2016年完全不同,左派们一开始就知道赢不了,所以需要不要底裤,借漏洞造假。。

总之,就是要让川普“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有谁看不懂这一段的,我劝你们要多多上网,搜索一下马保国吹牛吹上天,30秒被KO的前因后果,

“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深深地出卖了”

这是一个相同的、有漏洞可以造假的选举系统,只是2016年民主党“大意了”,而2020年“疯狂了”。

如果你的那个啥连这一点都要否认的话,那我只能表示无话可说。。

事实上,在2018年中期选举时,纽约就在选举规则上搞鬼了,只是当时是在州这一级,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

而今年则在联邦这一级,在全美国范围内引起了反应。。

而在宾州听证会之后,主流媒体“选举舞弊没有证据”的叙事破产了。

老川舍身引雷,终于把这个“房间里的大象”呈现在全美国民众面前。。

我在推特上有人回复我说:“这个说法未必对,希拉里阵营在大选投票日前几天就将预订用来庆祝胜利的烟花给退了,说明她们自己知道会输。如果像今年一样想在计票系统上做手脚,时间完全来得及。”

——希拉里是在11月3日提出烟花申请,到了7号的时候传出取消的消息,大选是8号,换句话说,在大选前5天,希拉里还自信满满。。

毕竟,要动手脚,不可能在5天内上下全搞定的。。

所以,在2016年,川普真的是非常意外地战胜了看起来必然躺赢的希拉里。。

而2020年,从一开始,民主党就知道白等是战胜不了川普的,从那时起他们就开始自上而下地开始准备选举舞弊。。

包括左媒体与所谓的民调,就开始各种造势。。

然而白等的集会,记者比参会人还多的惨状,

甚至,在感恩节的白等线上演讲,收看直播人数不到1000人,这一切都深深地出卖了白等。。

有谁看不懂这一段的,我劝你们要多多看周星星的电影,

“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谁是希特勒?

其实现在大家也都看明白了,

川普再委屈,也始终是在宪法框架下进行维权,

而民主党左派,上至奥巴马,佩老太,白等,上来一张嘴动不动就是要动用军队。

——谁更象破坏法治的希特勒?

白等一边要求美国民众不要遵守传统不要过感恩节,一边自己要去自己的海边别墅去过他自己的感恩节。。

姑且不论一个47年的公务员哪来这样的收入买海边的豪华别墅,仅仅为了过个感恩节就动用大量的警力与公车,一条长龙的公务车辆就为了他去自己的海边别墅,

——这还没上台呢,就已经如此前呼后拥地浪费纳税人公帑,这要真让这种腐败的政客,这种华盛顿沼泽生物窃取了总统的位置,那还不翻了天?!

相比川普总统与民众的亲密互动,相比川普总统从当选开始所使用的警力,与现在还不是官方正式当选总统的白等的“前呼后拥”的鸣锣开道。。

——谁更象恐惧与脱离民众的希特勒?

相比川普在这4年里,连拉黑怼他的民众的权力都没有,

而推特与Facebook则把自己当成上帝可以随意对美国民众的言论自由进行主宰,想冻就冻,想删就删,想加标签就加标签。。

——你要想给川普总统的推点个赞,都会蹦出个页面要你确认你是不是真的要点赞,这都特么的什么玩意,什么世界了!

想一想,谁更象剥夺民众言论自由的希特勒?

有谁不相信这一段的,我劝你们要多多转发一些文章,然后就能亲切体会到鸟+F的威力了,

你们要“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义愤与常识!

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粉。

保守主义者不粉人,只粉保守主义,粉保守主义坚持的道路。

我们支持川普是因为他所代表的那条道路。

同样的,我们坚持的从来不是川普个人的输赢,

我们坚持的是美国选举制度的公正与透明!

说起来,大选过后,我对川普的捐款反倒是比大选前多了好几倍。

——原因无他,义愤!

我不能容忍可以如此卑鄙地窃取民主,不能容忍可以如此公然地摧毁美国的民主,如果这样,那我们还这么辛苦地来到美国做什么?

当然,以我们个人现在的能够接触到的信息,以我们个人的能力,确实没办法有过硬的证据,能够在当下的法律中定民主党左派的罪。

但我们有常识,我们能够去推断,只要没有被偏执蒙蔽,只要忽略所谓的输赢,用平常心去看看现在美国选举所表现出来的是否符合常识。。

声称有8000万张选票的白等,为什么在现实中的感恩节演讲,在线观看才1000人?

在过去的近40年里,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赢得大选,全美有19个县总是把票投给获胜者。

这些县被称为选举风向标的县(Bellwether Counties),在2020年,其中18个投给川普,而只有1个投给白等,而且选票差距只有3%

还有另一份风向标县名单,是由58个县组成,从2000年起,正确地投给了每一位当选总统。

而川普总统以平均近15%的优势,拿下了其中的51个县。

同样的,我们也要问一下,为什么往往是民主党主政的州在阻止查ID投票?

事实上,在现行的选举制度下,

如果不查ID就能投票,只要知道你的名字与地址(这个信息其实非常容易得到),再上网查询一下是否登记过选民,这个更是非常容易,那么你就可以冒名去投票了

——反正他们甚至连核对签名都不介意。

这种制度,当然是有漏洞的!

为什么死活不去修补??

为什么今年的几个摇摆州点票出现不合常理的暂停计票?

为什么点票数据曲线呈现与过往的曲线极不寻常的曲线?

正是今年这些强烈的反常行为引发了民众对选举的高度不信任!

因为常识告诉我们,事出反常必有妖!

开餐厅不是人权

“笨蛋!问题是选举公正透明,而不是输赢!”

我多次说过:

如果美国的选举,没有舞弊,那么输赢只是一个四年的轮回。。

如果美国的选举出现舞弊却得不到纠正,那么美国的民主就陷入万劫不复,那么美国的民主就死去了。

当打破底线,越过红线,美国的选举,要么成为苏联、委内瑞拉或北朝鲜,要么就是两党比赛造假的肉搏战,而无论哪种,民意都将成为被无视的对象。。

一个公正透明的选举,是美国的民主的基石。

如何保证公正透明?

就需要选举机构在执行中,完全严格地按照规则行事,不得出现任何反常的行为,并且有义务去主动说明出现反常的原因,并且在公民质疑的时候,将无法解释时的利益归属起诉的公民一方。

我在留言中,有个读者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

(以下文字将他的留言略做修改)

我开餐厅,不洗手就去拌生菜沙拉。

你检举我只需要负担最低举证责任。

然后主管单位就会来检验我的执照,看我的监视画面,质问我的员工,查看我的洗手设备…… 

开餐厅不是人权,是愿意接受监督才能得到的特权。

我可能一辈子没有开餐厅的资格。

这个资格随时可能受到挑战。

我必须每次都证明我没有明显违规。

——这是来到我的餐厅吃东西的人没人进医院的行政程序。

如果有人进医院,甚至有人从医院后面抬出去,我要证明的还更多。

起诉选举有瑕疵的门槛要很低。

但是通常自证无瑕疵也不难,按规则提供证明就是。

起诉选举不公,并且已经造成结果不公正的,这时候主办选举的单位还要证明更多。

——这个留言的例子相当生动地说明了我之前说的作为公权力的选举机构需要“自证清白”,也很好地说明了,如何保证公正透明。

这种读者非常棒,有机会一起小酌几杯。。


我希望,保守民众们,坚定自己的信念,对华左们的复读机式发言,可以拿这个文章进行反击。

两手准备

我们固然不能为了消灭怪物而把自己变为怪物,但不意味着我们对此只能袖手旁观。

保卫自由时,激烈不是恶,寻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

作为保守主义者,我们第一优先当然仍然是在宪法的框架内解决问题。

但我们也同样不排除,因为民主党的问题而导致宪法框架无法解决问题时,我们将使用激烈手段,自卫自保,保卫美国的立国之本。

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相信民众的常识,相信上帝之下的美国。

再一次,我呼吁大家尽自己的力量,捐款,发信给议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声音,拥枪自卫。。

科技巨头的时代,大数据的时代,将更容易产生《1984》那样的“BIG BROTHER”,

无论川普总统的连任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坚决推动国会去废除1996 年《通讯规范法案CDA》第 230 条款。

废除社交媒体巨头的言论主宰权!

最后祝愿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