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司法,最后救济手段,川普走最高法院赢面巨大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今天去爬山。

我的心情很开朗,因为我对川普总统获得连任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一直都说,现在很艰难。

那是因为民主党左派它们是坏,但它们不蠢。

不要把民主党左派当成蠢货,这种想法与抗战神剧是一样的心态。。

所以这个战斗会很胶着,也很辛苦,但我相信正义必胜,相信美国的民众的常识。。

很多事,按常识来判断,但要达到最好的结果,则需要使用理性的思考,跳出感性的困境。

最近老是有人问这个打官司能不能赢的问题,说实在,我不是研究美国宪法的律师,这个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按我自己的理解来说一说。

正文:

是件好事

司法是最后救济手段。

和几位朋友们的观点相似,我也倾向认为第3巡回法庭的判决(判川普团队输),其实是件好事。

——原因是“时间”。。

时间,现在是对川普团队来说,是最大的敌人。

白等现在的对策,就是拖,想尽办法拖过12月8日与12月14日这2个节点。

所以,快速判决失败后,川普团队就能迅速地抓紧时间,将此案上诉到终审的最高法院。

而如果判胜诉的话,白等团队可以发起上诉,将时间拖到12月14日这个节点,那样的话,川普团队将极其被动。

所以当第3巡回法庭以最快的速度判决下来后,川普团队是感谢第3巡回法庭的。。

讲个题外话,严格来说,当各州开始推进大规模邮寄投票时,川普总统团队就应该进行“大规模邮寄投票违宪”的起诉。

但可能川普总统对自己当选太过有信心,没有去推进这种诉讼。

这一点上,必须说民主党做得不错,它们很会搞这种法律战,比如它们在GA要求废除签名认证,就是一步一步挖坑一步步取消的。

当然也有极大可能是共和党的建制派在挖坑,利用了川普总统的信心,没有提醒川普总统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来事前主动对抗这种大规模邮寄投票。

据我们现在所知,第3巡回法庭的判决其实是指明了两点:

  1. 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
  2. 可以以“违宪”进行起诉

即美国的宪法并没有为行政权(机构)与司法机构提供这样一种机制,在不修改宪法的情况下就允许扩大缺席(邮寄)投票等等改动。

比如,宾州之前的判决就明确了,否定行政权(州务卿)有延长计票截止日期的权力,否定州务卿有颁布并变更选举流程的权力。

——即使宾州的司法部门批准了这些变更,这些变更也不被允许,因为这是立法机构的权限,行政权在篡夺立法权的权力。

最高法院

与很多人所想象的相反的是,

最高法院不可能直接涉及宣判选票结果谁胜谁负。

这是行政权范围的事,司法权不可能直接干涉行政权。

否则,三权分立的原则就乱了套了,反过来,行政权(机构)随意进行投票的改动,也违反了三权分立的原则,这种改动,是立法权的范围的事。

所以认为向最高法院起诉选票舞弊后,由最高法院宣判选票结果,或是由最高法院审判某个州的某些选票为无效,这种想法是对美国三权分立误解的结果。

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之前最高法院以4:4的平局,其中固然有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叛变(网传他上过爱泼斯坦的性奴岛,有把柄被捏在左派手中)

更大的原因,是最高法院一般尽可能不干涉州事务。。

在通常情况下,州政府在州事务享有极大的权力,而联邦无权干涉。。

这就是今年疫情以来,我一直在说的“州权与联邦权”的事。

这也是很多华人不理解美国制度的体现,总是把美国的制度想象成与中国一样的自上而下的一层一层向上负责的制度。。

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宪法中对州政府的特定部门是否施加职责或赋予权力,是可以触发宪法对此的解读。

比如选举制度上,州一级的解释和行为与任命联邦总统的相关的立法出现冲突,这就属于联邦宪法问题,可以触发最高法院的介入。

也就是说选民欺诈并非川普团队向最高法院诉讼案的核心要求,诉求的重点不在于欺诈性选票的数量,

此案重点在州的选举操作与选举法不一致。

这种不一致,导致合法选民的选举权的利益受损

也就是说,更改投票方式,大规模邮寄投票等做法,在不修改宪法的情况下,这种做法是违宪的,同时也是对合法选民的选举权的侵害。

大规模邮寄投票,不但把救助性质的邮寄投票的便利过分扩大化,而且大大增加欺诈的风险,这导致了对合法选民的选举权的侵害。

相比那些亲身前往投票站投票的合法选民,大规模邮寄投票的选民他们面临着更大的被人为剥夺选举权的可能性。

——在大规模邮寄投票的变动下,美国宪法所保证的一人一票投票权明显因为投票方式的改变而被冲击。

也就是说选举操作与选举法不一致,并涉及非法应用选举法,这种做法稀释了合法的选票,造成了更大程度的风险,使得选民不成比例地受益或受损——造成显而易见的差别待遇——美国宪法保护公民所不应受到的待遇,这直接侵害了美国公民的合法利益。

造成显而易见的差别待遇,这是2000年最高法院判决中止佛州再点票的原因。

2000年“布什诉戈尔”案的法律依据是:

通过对不同县实施不同的计票方法和不同的审查,选民受到了显而易见的差别待遇

最高法院以7-2裁定:“在适当考虑到目前为止所面临的困难后,很明显,如果不进行大量额外工作,就不能按照平等保护和正当程序的要求进行计票。”,最终,因为这种“大量额外工作”的不可实现,而中止继续计票。

换句话说,如何走最高法院?

是去走宪法合宪的路,是强调合法选民被人为剥夺选举权的利益受损,而不是强调候选人利益受损的路。。

当然,州的行政权系统性的违反宪法的做法,当然在损害合法选民的利益的同时,也因为程序不公正,影响最终结果的公正,最终损害特定一方候选人的利益。

“无F可说”

川普总统前些时候要求“白等只有证明自己荒谬的‘8000万张选票’不是通过欺诈或者非法手段获得的,他才能够入主白宫。”

而反过来,白等则从来不敢质疑川普获得的7300万张选票的真实性。。

原因无他,川普集会那排山倒海的人潮已经证明了,而白等集会的门可罗雀的几个小圈圈,就是来搞笑的。

川普总统是完全支持法治,在宪法框架内行事的保守主义者

而非左媒体所抹黑的希特勒。

左媒体本身就是希特勒。

比如在问到,在选举人团投票给白等,是否会离开白宫,按宪法框架当然川普总统是按法律行事。。

但这个就被左媒体扭曲造谣成“川普认输”

强调每一张合法选票的利益,反对每一张非法选票,这才能让美国的民主重生,才能让政权交接有公信力,才能赋予民主制度以执政合法性。

同时,川普团队的维权,继续激发民众对政治的参与,继续将共和党凝聚在一起,对抗邪恶的民主党左派。。

只有重新让选举制度恢复公正透明,才能让两党回归良性竞争上来。。

许多善良有爱心的民众,才能得以见到一个不再相互极化与撕裂的美国。。

压力山大

以舞弊为由来直接挑战并推翻现行的选举制度是不现实的。

同样的,以舞弊为由要求剥夺特定选票的诉求也是不现实的。

那需要有极其明确的证据,才能使得法院的法官们下如此巨大的决心,做出如此激烈的决定。。

最高法院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的判决,比如南北战争的引爆就与最高法院的判决有关,1857年的斯科特诉桑福德案(60 U.S. 393)成为了1861年的南北战争的导火索。

所以,这次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做法,他将几位最高大法官分别去分管几个巡回法庭,说明他试图将这种诉讼控制在下级法院,而不想要让诉讼上到最高法院。

当然,民主党左派也是最好此案上不到最高法院。。

当然,文章一开篇就说了,第3巡回法庭快速地做出判决,其实就是把罗伯茨想把诉讼控制在下级法院的做法直接破坏了,使得压力再次回到了最高法院。

那么对于最高法院来说,对于罗伯茨来说,他现在压力山大,今年川普的上诉如果没有搞好,成为下一场南北战争的导火索,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感谢上帝,在罗伯茨叛变的今天,还有新晋大法官巴雷特,5:4守住底线。。

新闻背景:

最高法院以5:4禁止纽约州在疫情期间对教堂的参拜人数进行限制,理由是教堂的人数限制违背了宪法对宗教自由赋予的保障。

而在此之前,金斯伯格(R B G)在世时,最高法院是以4:5裁决,允许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在疫情期间对教堂的参拜人数进行限制。

两手准备

对于现在的川普团队来说,需要两手准备,一是对民众的,一是对最高法院的。

一方面,通过对民众说明选举的不正常与舞弊,揭穿选举中的乱象,把“房间里的大象”秀出来,凝聚民意,形成全国民众的共识。

有关舞弊的类型与程度的讨论很重要,通过讨论舞弊,能够将民主党左派的反击死死压住,让它们先得投入巨大精力对舞弊进行回应。。

这我认为powell律师与朱尼安尼的做法是有其必要性的原因

但仅仅诉求为选举舞弊与欺诈,在最高法院上是没有操作性,因为最高法院是解释宪法而不是下场充当选票的裁判员。

另一方面,川普团队得抓紧时间起诉违宪,直接上到最高法院,从法律上将选举违规的漏洞造成的恶果直接扭转。

目前,川普总统需要一个最好的宪法律师团队,同时,找好一个最合适的案例,先打赢上诉到最高法院的案件。

这个希望非常大,非常可能以5:4获胜。

在这种判决情况下,如果将宾州告上最高法并且获胜,可以要求以此案为前例,要求否定部分州的选举人票的认证。

先不急于什么“大胜”,先把白等拖入到不足270票的境地,最后以各州投票来决出总统。

这个是我认为目前最可行的走宪法框架的路线。

至于喊打喊杀的走军事路线的,我认为不是最可行的,那只是最后的、最迫不得已的手段。

只要美国的宪法还在,最高院还是保守居多,还是有方法的。

川普团队要做的是,想办法找到最好的案例,最好的切入点去说服法官,从这一点上来看,川普需要再与共和党的建制派进行一定的协商与让步,让更专业化的律师进行后续的诉讼。

朱尼安尼更适合做宣传,而powell的切割,也更适合目前的现况。。

当然,原因也是因为我不太采信powell律师所说的那些内容,太过惊悚了,过于阴谋论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太天真了。。

可能的结局

川普团队的法律顾问Jenna Ellis说:“宾州受到了无可挽回的伤害。川普团队要求一个禁止认证结果的命令。”

如果落实了禁止认证,那么提起诉讼的几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票将无法认证。

甚至有些州,比如宾州现在正在推进的决议那样,将不仅会推翻已被认证的宾州选举结果,而且将把选择选举人团的权力再次从州务卿(行政权)回归到宾州议会(立法权)上。

而这将会对其它州造成示范效应。

随着选举人团票的无法认证,将回到两边都达不到270票的结果。

那么将来到众议院按一州的众议员投票投出本州的一票来最终表决总统,按CNN的估算,川普总统将可能以26:23获胜。

对于我来说,川普总统的获胜只是其中之一,我更希望能够借由此次选举的混乱,从而迫使国会推进对现行的选举制度的修复与完善。

只有进行选举制度的修复与完善,甚至进行必要的改革,才能使得美国的民主重生,才能尽可能的杜绝选举舞弊的大规模出现。

对于保守主义的民众来说,只有一个公开透明的选举,才能实现保守主义在美国的再次回归。。

凌飞

Related Post

One thought on “司法,最后救济手段,川普走最高法院赢面巨大
  1. Lin

    川普总统团队之所以早前没有进行“大规模邮寄投票违宪”的起诉,我觉得还有个很大的原因是那时金老太还没有去世,当时的高院5:4,自由派多数。如果当时到高院,判一个不违宪就彻底完蛋了。感谢神,现在这样虽然很惊心动魄,但我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而且还把选举舞弊这个早就存在的漏洞给暴露出来。我只能说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