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MJ与川普,“川黑”用仇恨投票,比“白粉”更愚蠢!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正文:

对与错

我一向主张,每个人要有自己的想法,而每个人的观点不同,恰恰是最正常的。

我们每个人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观点呈现出来,然后由读者各自去分析去判断。
毕竟,我出来写点东西,根本的动机就是“不能让世界只有一种声音”。。

我一向认为事实是一个瓶子,每个人看到的,可能是事实的碎片,也可能是碎片的映出的幻影。
总有人更接近事实,而总有人更接近谬误。。

而谁对谁错,就取决于谁更接近事实。

MJ与川普

MJ,King of Pop

MJ是个善良,富有爱心的人

但是

1993年,MJ被诬陷娈童,同时被污蔑是为了“变成白人”而漂白整容。

在媒体扑天盖地的抹黑洗脑宣传下,媒体们终于成功地在普通民众的脑袋中摧毁了MJ的人设,许多人从此认定MJ是“漂白”与“娈童”。

MJ为此承受极其巨大的压力与屈辱,甚至可以说这种媒体的歪曲报导,对MJ的精神以及健康状况直接产生了致命性的打击。

最后MJ药物上瘾,英年早逝。

而事实上,MJ是因为患上了皮肤失调症,皮肤色素受损,形成象白癜风一样的白色斑块而整容的,这是MJ家族里的一种遗传病。

在MJ逝世后,当年一口咬定MJ娈童的当事人,出来表示后悔并承认当年是为了钱而诬陷MJ。。

——但MJ已死,世间再无MJ。。

这种巨大的,压迫性的,不容质疑的,无从辩解的压力,

这种被媒体所肆意污蔑,被媒体掌控一切话语权的巨大无力感,

这种摧毁性的抹黑与歪曲,MJ在1995年的《Scream》歌词中愤怒地写道:

“You say I’m wrong, but you’d better prove you’re right.”

图片

但凡当时的媒体有一丝的良知,但凡当时的民众对媒体的报道有一丝的质疑,也许这都会让MJ好过许多,而不至于压力大到需要药物,最后不幸药物上瘾,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当时的媒体,就已经是FAKE NEWS,而无脑相信FAKE NEWS的民众,则是杀死MJ的帮凶!

对于川普来说,左媒体数年如一日的抹黑歪曲报道,对民众带来的对川普的摧毁性误解,其实与媒体炒作洗脑抹黑下的MJ的悲剧,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已经失去了MJ,我们会不会也失去川普?

川黑与白粉

如果你觉得你是对的,那你一定可以在每一条逻辑,每一个细节上证明你是对的,
有个华左回复说,“我看了半天,知道他(凌飞)是错的”,“但一条条看,又觉得他(凌飞)理直气壮”,
这个强行“你是错的”的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这是在华左的自我保护的心态下,硬是不要逻辑地扭曲成自欺欺人的。。

我还看到有好多个ID纷纷表明,自己不是“白粉”,自己不支持白等,自己只是个“川黑”。

白等真是可悲啊,他变成了一个象征物,

在“川黑”的脑子里,只要能反川,一切都可以,那怕是拉一条狗上来,只要能反得了川,“川黑”们也能认狗做总统。。

——这正是我之前说过的“用仇恨投票”。。
美国民主已死!(3) 用仇恨去投票,收获的只有邪恶!

1.用仇恨去做事的,收获的只有邪恶与悲剧。。
我就见过有些女生,一时意气,为了赌气选了一个“只要不是他”的人,结果下半生从此悲剧。。

2.相比“白粉”,“川黑”更愚蠢。
人是要有价值观,有理念的,人有价值观理念后,就会有目的有方向地做出选择,而不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乱选择。
支持白等的“白粉”,至少还有个理念,至少不是蠢到没有主张乱选择。
而“川黑”们则没有主张、没有理念,就象是没头苍蝇,被人忽悠一下就被骗得死死的。。
所以他们被忽悠的难度特别小,

——越是没有价值观的,越容易被忽悠。。

打个比方,“川黑”们总是幻觉白等会戴口罩,左媒体一忽悠,他们就信了。。
其实白等在自己的生日集会上,一大屋子的人,都不戴口罩。。

在这个视频中,这么多的人在屋内,每个人都不戴口罩,也不搞什么“社交距离”。。

这完美地体现出白等为首的民主党,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

——比如纽约州的影帝州长,口口声声要戴口罩,结果被人拍下自己公然不戴口罩。。
——比如众议院议长佩大妈,把别人关起来不许做头发,自己不戴口罩却去做头发。。

其实民主党都知道疫情有没有,有,

严重不严重,严重

但有没有大到封城的需要,没有

疫情就是个被政治化,被夸大的东西,

而戴口罩只是民主党它们表演给“川黑”们看,忽悠民众用的,

所以民主党政客们实际上不戴口罩,但在公众面前则装出要死要活一定要戴口罩的样子。。
为啥?

因为没有价值观的“川黑”们比较傻,好忽悠。。

“白粉”们支持白等能理直气壮,“川黑”们则畏畏缩缩,一边感到羞耻,一边继续上交自己的脑子,完全搞不清楚他们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真是可怜人。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