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勇气与智慧,“且行且珍惜”吧,最高法院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在前几天的文章

宪法框架内最后的解决方法!德州起诉4州违宪

和《准备1861吧,剑是维护自由的最后手段》中,

我提到最高法院将指定选举人回归到州议会,是在宪法框架内最好与最后的解决方法。”

我希望最高法院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来处理当前的危机。

就象当年第4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马歇尔(John Marshall)那样,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来维护先贤所制订的三权分立。

“抢来”的三权分立

我们需要时时记住:今天的最高法院的地位不是宪法给的,而是直到第4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马歇尔用他那非凡的勇气与智慧“抢”来的——因为确立司法审查权的判决并非无懈可击。

图片

在马歇尔大法官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个手上没兵,袋中没钱,要啥没啥的职位,宪法虽然赋予最高法院与行政权、立法权同等的权力,但如何落实这个权力,则完全没说。

行政权手上有兵,立法权手上有钱,行政机构开心地任免官员,国会的议员们开心地制订出各种法律。

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被迫挤在国会山的大楼里,最早的最高法院会议,就是几个穿着法官制服的老人,相互枯坐,面面相觑,完全属于“尬聊”的事。。

直到马歇尔大法官,通过著名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Marbury v. Madison,5 U.S. 137 (1803))的判决,才奠定了美国法院对美国国会法律的司法审查权之基础,确立了美国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

这个判例也指出了“宪法是构成国家的根本法和最高法律”,“解释法律是司法部门的权限范围和责任”,从而使得最高法院则成为宪法的守护者。

而当时的马歇尔大法官,面对的困境远比今天的大法官们面对的这个选举违宪的困境要大得多。。

当时最高法院面临两难的困境:

要么是胆怯而不接受这个案子,因为可预见的必然是这个有利原告的判决不能被行政权所执行(一没兵二没钱)。

但那样的话,最高法院就自我矮化成立法权与行政权之下。。

要么是接下案子,宣称最高法院具有约束行政机关遵守法律的权力,但这在当时的客观现况下,将与行政权产生强烈的直接冲突,变成只是“纸面的宣告”。

——前者需要勇气,后者需要智慧

最后,马歇尔大法官以违宪为由,既避免了与行政权直接冲突,又确立了司法审查权,最终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

在当时,马歇尔大法官面对的压力非常巨大,不但是人身安全上的更有如何确立与维持三权分立的巨大压力。

在马歇尔大法官以非凡的勇气与智慧确立了三权分立的体制后,

今世的人们,在法治社会中,人们遵守法律,尊重法官,就是因为最高大法官们为后世所确立的法律和正义的框架。

这也演变成今天我们所说的:“美国所有的政治的问题,最终将变成司法的问题”。

顺便说一下,直到马歇尔大法官之后的100多年后——1935年,最高法院才有了自己的专属大楼。

图片

拿得起剑,也放得下剑

美国正在迅速地走向全面左化,走向文革,特别在白左的“政治正确”掌控了这么多年后,在“全球化”催化了美国的两极分化。

在这个历史的关头,连很多原本对政治不关心的华人群体也被惊动了——历史的大浪,在扑来前的震动。。

美国是一个自治制度的国家,自治制度下最重要的是选举制度,而民主则是建立在选举制度上。
所以选举的公正透明,是美国能否真正自治的根本。
但制度是死的,参与的人才是关键。

选票可以选择谁上台,但如果为了上台而违背“公正与透明”,那么选票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最终人们需要这此付出极其巨大的代价,才能找回“公正与透明”。。

保守主义者从来不相信“选票”,我们尊重选票背后的自治方式。
保守主义者从来不相信“法院”,我们尊重法院秉持的宪政框架。

保守主义者从来不相信“人民”,我们尊重民众的真实民意。

选票可以造假成“斯大林的选票”,法院可以错判成“1857年的判决”,民众可以腐化成“乌托邦的乌合之众”
只有价值观才是我们相信的,信仰的。。

当司法救济穷尽之时,就是利剑出鞘的时刻。
但正如右与左的根本区别一样,同样是需要暴力的过程,

但结局,左派是变成“革命”与独裁,而右派则如伟大的华盛顿说的那样:

As the sword was the last resort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our liberties, so it ought to be the first to be laid aside, when those liberties are firmly established。
“剑是维护自由的最后手段,一旦自由得到确立,就应该将它放在一旁。”

拿得起剑,也放得下剑。。

最高法院怂了

选票后面的自治方式,正如钞票后面的国家信用


就象你不是在尊重钞票,你是在尊重钞票后面的国家信用,

如果国家信用破产,你还会尊重这同一张的钞票么?

如果选票背后不是这种“上帝之下,人人结社自治”的自治方式,而是象苏联那样的由上而下的集权专制,那么这样的选票,你尊重么?
就象是国家信用破产的钞票,你还会尊重么?

所以,当选举制度的漏洞,扩大到形成对选举的信任危机时,

当州出现违反宪法的行为时,

当最高法院的判决,在事实上被州行政权所阳奉阴违时,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又来到了一个需要勇气与智慧的时刻!

然而,很不幸的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怂了。。

他们缺乏足够的勇气与智慧,他们不能象马歇尔大法官那样勇于站出来,化解这场危机。。

而是以一个“技术性”的借口,驳回了德州的起诉,

这样绕开了实质问题,给自己找了一个“事不关己”的理由,刻意躲避开来,从而躲开被拖进这场激流漩涡!

所以川普总统很愤怒,发推特说:The Supreme Court really let us down. No Wisdom, No Courage!

图片

而白宫发言人Kayleigh McEnany则表示:

“除了说他们逃避责任之外没有别的说法。他们逃避了责任,躲在所谓的程序问题后面,拒绝行使他们执行宪法的职权。”

当然两位最老的法官,还有勇气与智慧,对驳回德州起诉提出了异议,但遗憾的是人数不足。。

而新晋的3位大法官,显然没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

至于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据说上过性奴岛的这位,早就失去了公正。。

原本以为是6:3,其实是2:3:4??

——也许真的只有足够的年龄与阅历才能让人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

人,永远是有缺点的,不会绝对的公正,会犯错,甚至有私心,在压力面前也会变得软弱,即使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是如此。。

图片

最高法院,也将由此再次错过在宪法框架内解决危机的最好与最后的解决方法。

我仿佛看见1857年的最高法院判决。

最高法院,且行且珍惜吧。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