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从“如丧考妣”说起,论“川黑”的荒谬与虚幻道德感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前几天写的《选举人投票川普316:306,说明一下免得”白粉”们瞎开心》,文章链接:https://thisistheway.world/2020/12/16/717

写完看到有些人的回复,显然不开心。。

“如丧考妣”
——这是一个ID在我的主帖的回复。


听起来感觉满满的正能量,占据了道德高地,高高凌架于俺之上。

本着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原则,我就查看了一下这个ID的发帖的历史,结果就看到这个ID的以下发言:


“在文化大革命式的左派运动(比如刚刚在北卡Durham推翻了孔夫子的像,还踏上了千万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

再如一切都要“平等”,入学工作都要按肤色来分配名额),和法西斯式的右派运动(比如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UV的暴动) 之间,我们怎么办?

亚裔的政治力量是非常薄弱的,以至于我们不算少数族裔,以至于要细分我们来确保我们的薄弱”

看完这个,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个ID是啥回事?


所以我回了一句:

“可怜之人。

一边反对民主党的亚裔细分,一边支持白等,直是精分。”


一边反对左派公然的文革,一边反对支持川普?

说好听点,脑子不清楚,或者说,幻想与虎谋皮,说难听点,就是脑子进水,精分。

左派要搞“政治正确”,这种“政治正确”的目标就是所谓的“平等”
左派要“平等”,这种“平等”是不断地导向法国大革命与文化大革命。


左派要搞“身份政治”,因为只有不断地“差异化”才能保持革命热情
左派要“差异化”,这种“差异化”就导致不断的“细分”。

所以,“政治正确”与“身份政治”,这是民主党左派的根本宗旨,是不可动摇的。


一边想要反“政治正确”与“身份政治”,一边投票给民主党。

要么是政治幼稚,要么是脑子进水,精分。


在这个ID的这个主帖中,提到了“UV的暴动”,这个显然说明了这个ID被左媒体洗脑了。

这件事,首先是左派挑事,要搞“取消文化”,要把李将军的雕像给毫无理由地拆除。

然而两边极端分子打了起来。


不可避免地,在对立冲突中,总是会有人想借机蹭热点,但暴力总是暴力,暴力不存在岁月静好。

所以川普总统发言中对双方各打50大板的做法,才是理智与正确的。


但左媒体则集体选边站,只批一方,这种拉偏架的做法,恰恰恶化,并且继续撕裂了双方的对立。

所以我一直在告诉大家,真正撕裂美国的,真正煽动分裂的,恰恰是民主党左派与左媒体们。

由于这个ID脑子里是左媒体所洗脑的“右派暴动”,很显然说明,他/她的道德标准现在只以左媒体为准了。

只要左媒体不点头,即便是再邪恶的事,这个ID也不会产生任何的愤怒,而只会产生奴才的无助。

——就象这个ID哀嚎的“怎么办?”


嗯,黑人也是这样哀嚎的,在马丁路德金博士之前的黑人领袖,从来不哀嚎的,而在金博士之后,黑人社区就只剩下了哀嚎的。

建立在以左媒体为准的道德感,无疑是一种虚幻的道德感
但这对于不愿意动脑,不愿意独立思考的人,哪怕是被民主党一再压迫的华人,他们依然不会觉醒,依然沉醉在这种虚幻的道德感中。


在他们虚幻的道德幻境中,他们仿佛与左媒体一体化了,仿佛自己也成为了手握良知,威风八面的道德审判官,而川普,自然成了必须伏地受审的邪恶代表。


至于川普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邪恶,他们不想了解,他们的脑子里的智慧容量也无法了解。

对于他们来说,爽的是这种仿佛掌握真理良知的权力快感,爽的是可以审判总统这种上位者的快感,
他们早已忘记了所谓“川普种族歧视”是否符合现实是否逻辑,他们迷醉在那种对大人物肆意批判的权力感快感中。


至于这种快感是不是虚幻的,是不是左媒体洗脑造成的,他们不想了解

这种快感,可以让他们忽略现实中民主党实打实的对华人利益的损害,对美国教育未来的伤害,对自己下一代的摧毁。

——就象一个吸毒的人,可以忽略掉自己身上的伤口,而迷醉在毒品的快感中一样。

不断上交自己脑子,把左媒体标准当作道德标准的后果,就是一切以左媒体为准,左媒体不报道他们就不知道,即便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只要左媒体不吭声,他们也就当做一切没发生。


即便发出一点点的声音,也是充满哀怨的小小声音。

——而绝对不是大声抗争的声音。

为什么美国华人中维权的事特别多,但声音特别小,就是因为这样的人特别多的缘故。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