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系列

【佩老太的访台】背后:美国三权分立、美国核心利益、96军演及后续影响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下个判断

佩老太,民主党核心人物之一。
也是按照民主党极左路线而执事的台面人物。

老而不休,玩弄权术,为了政治利益而不惜祸(美)国殃(美国)民(众)。

7月29日写的:

最近中文圈最热的就是【佩老太的访台】。

我是一开始就是反对佩老太的“访问”——纯属浪费纳税人的钱。

有这时间精力怎么不去搞好美国经济——当然,以民主党现在的左的德性,也是搞不好经济的。

但架不住战狼们的神奇操作,于是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先下几个我的判断:

  1. 佩老太一定会去。
  2. 某政府一定没办法。
  3. 最可能实现的是【墙内互联网击落】。
  4. 绝无可能产生军事冲突。
  5. 两国潜在的巨变早已产生。
  6. 此次行为不会影响明面上的两国关系。

8月1日写的:

伴飞?开玩笑。

击落?醒醒。

8月2日写的:

丢个弹听个响,也就只能这样了。

8月4日:

这,就结束了?

比想象的还要快?厉害厉害。

三权分立

与很多华人所潜意识里认知的相反。

——美国的政府(Government)与中国是完全不同的。

美国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

总统为代表的行政权(Executive)只是三权中的一部分,并受到另外两个权力——立法权(Legislative)与司法权(Judicial)的相互制约。

所以,美国的行政权的“政府”只是广义上的美国的联邦政府Government中的一部分,美国的联邦政府则包含立法、行政、司法这三个分支。

图片

而在中国,行政权是独大的,

或者说行政权是统领另外两个权力的。

中国语境下的政府(Government)是等同于Executive/Administration的。

所以,很容易发现,当两国这两种不同的权力制度冲突时,有时两国其实是找不到对应的对口单位来应对的。

又或者,用中国语境下的政府(Government=Executive/Administration)去套用在美国政府(Executive/Administration)时,就很容易出现各种误解。

比如把美国联邦政府(Government)里面的立法权部分(Legislative)当成了Executive/Administration。

议长

比如立法权这一部分的众议院议长(House Speaker)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地位。

理论上来说,众议院议长是仅次于总统、副总统之后的第三顺位人物。

但在实际上,众议院议长的身份既重要又不重要。

原因很简单:

要成为众议院议长只要满足2个条件:

1.成为国会众议员。

2.成为国会众议院中的多数党的一员。

美国的国会众议员2年选一次,而总统、副总统是4年选一次。

总统、副总统是民选的行政权,有着许多的专断权,

而议长只是众议院中的一名众议员,得与许多众议员相互协商投票。

众议院议长今天可能还是高高在上第三顺位人物,

明天如果其在自已的众议院选区的选举中落败,或是其所在党失去了众议院多数党的地位,

那么他/她就立刻什么都不是了。

——比如AOC挑战当时现任的民主党建制派(Establishment)的约瑟夫·克劳利(Joe Crowley),

克劳利当时是已经连任了20年的老牌议员,在民主党党内是排名第四的领袖人物,克劳利甚至已经开始谋求起了议长的位置。

结果被AOC突然击败,顿时啥都不是了。

图片

PS:有些华人所臆想的“议长国级待遇,各种安保”都是不了解不理解美国的这种选举制度,毕竟他们也没有真正体验过民主选举。

并不吻合

三权分立的制度,决定了美国国家利益与议员利益并不一致。

所以,当人们嚷嚷着【美国政府】的时候,

通常来说,都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至少要搞明白,你嚷嚷的到底是哪个“美国政府”——行政权的,还是立法权的?

——司法权做为要求更为独立的一权,一般不会与另外两权相互影响,

司法权能得以成为与【有兵】的行政权,【有钱】的立法权相提并论的另外一权,本身就是马歇尔大法官的【午夜传奇】的经历所造就的,这个传奇也同时决定了司法权与另外两权的相互疏远。

图片

(这个故事我好几年前写过,如果有人有兴趣,我下次重发一次)

所以,当我看到有些人用中式的那种思维去阴谋论所谓的“美国的司法权与行政权一起来搞霸权主义”——比如某为的事——就觉得很扯,很不美国。

而立法权与行政权从美国立国开始就相互纠缠,相互影响。所以这两权相互间各种事情,可以写出比《纸牌屋》更长更劲爆的连续剧。

其中,特别是对于民主党左派政客来说,他们的理念价值观决定了他们更喜欢并更依赖于【作秀】,而不考虑所谓的“美国国家利益”。

换句话说,这种左派政客的【作秀】与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利益】并不吻合。

佩老太最近有点烦

佩老太最近有点烦。

一是她的议长在100天之后就要完蛋了。

因为美国所有的民调都显示,民主党将在中期选举输掉众议院,不同民调的差别只在于民主党是否会一起输掉参议院。

(预计共和党将在众议院获得230个席位,而民主党将获得205个席位。)

——民主党输掉了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自然【议长】这个位置就不可能是民主党人的了。

二是她被极左的那些年轻议员们追杀地很紧。

对于民主党这样的左派政党来说,从来都是【只有更左,没有最左】。

已经80多岁高龄的佩老太这么老了还死命占着这个位置,对于更年轻更左的左派们来看,就是个原罪。
虽然佩老太也非常“与时俱进”一直在拼命秀她的左,但显然,对于左来说,原罪就是原罪,虽然一直在拼命秀她的左,但显然,她早已是年轻一代的民主极左分子的眼中钉了。

——除非佩老太成功地站到了道德高地上,打造出一个无人能及的“坚定”、“勇敢”、“睿智”、“责任感”、“不畏强权”的民主斗士人设。

三是她与她丈夫神奇的“股神”正被盘查。

正如前面说的,众议院议长的身份既重要又不重要,

——【不重要】是因为随时可能落马,【重要】是因为众议院的提案议程都在议长的眼皮底下。

这种借由对立法的预先了解,可以提前得到内幕消息,从而在股市上获得极高的回报率。

这一点上,共和党参议院的老龟相也和佩老太一路货色,

只不过,自命为“为穷人的政党”的民主党对这种事是格外非常尴尬,
佩老太正被左右双方都共同盯上,这次能不能过关,非常难说。

图片

佩老太的应对

所以,【佩老太的访台】就是佩老太对【最近有点烦】的应对。

佩老太需要在肯定会失去【议长】之前,充分利用这个【议长】作秀一把,把利益最大化,

——以应对民主党党内的攻击,与摆平“股神”所要付出的代价。

那么,如果能够通过打“台湾牌”而塑造出一个无人能及的“坚定”、“勇敢”、“睿智”、“责任感”、“不畏强权”的民主斗士人设。

一方面可以打退民主党内年轻一代的攻击,另一方面可以转移对她与她丈夫的“股神”的舆论焦点,可谓是一石二鸟。

对于垂垂老矣的佩老太来说,将是继续她政治生命的不可多得的机会。

图片

同时,有一说一,

随着这些年中国大陆的变化,美国已经完全放弃了认为可能使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的可能/幻想了,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民主的中国”——中华民国了。

佩老太从当选众议员起,就在树自已“捍卫民主”的人设

——1991年她特意跑到天安门广场拉横幅悼念89的天安门死难者,
现在到了行将退休之年,如果能继续以“不畏强权”的形象访问“民主”台湾,可谓是有始有终,算是她个人政治生涯的完美收官。

而因为她的访问而造成的危机与动荡,则完全不在佩老太的考虑范围,也不必在她的考虑范围,毕竟议员利益与美国国家利益并不对等。

换句话说,有些粉红们指责佩老太是按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而​处心积虑来台,纯属地摊文学看多了。​

配合演出

但这个“不畏强权”的形象,是需要有一个队友来配合出演“强权”的。

——无论是在美方的,还是中方的。

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强权”,那么佩老太的“访问”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浪费美国纳税人资金的“个人秀”的丑陋行为。

事实上,早在4月份的时候,佩老太的这种企图刚刚露出苗头的时候,美国国内的民众就是一片反对声音。

人们批评佩老太,有这个时间精力,不去解决美国的经济/油价问题,而是浪费民众的钱去搞个人的作秀。

——毕竟对于美国民众来说,【油价动一动】比【台海动一动】要重要一万倍。

更何况可能有些美国民众连台湾在哪里都不知道。

图片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强权”配合表演,佩老太跑一次台湾作秀,非但不能帮助民主党的中选,反而是会激怒更多的美国民众。

——直到某些战狼们的“强权”表演出场。

墙内的战狼们,一手把原本被各方反对的【佩老太的访台】变成了【不畏强权的民主之行】。

真.逆转。

要说这世界上,果然战狼们才是民主党最贴心的战友啊。

核心利益

佩老太的这次访台目的之一,就是试图转移美国民众内部的舆论焦点。

——当然,之所以说是“试图”,是因为台海的事,对于美国民众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是。

然而,对于美国民众来说,啥都不是的“访台”,

因为战狼们的成功表演操作——成功地扮演了一个“强权”的形象。

终于把人人骂的【佩老太的访台】变成了时下两党都“政治正确”的【不畏强权的民主之行】。

特别是战狼们对美国的强硬好战表态,

——比如胡叼盘在推特上的“军机伴飞”、“随时击落”等等言论,成就了佩老太的【正义性】。

图片

这种强硬好战表态对于佩老太来说,真的是想瞌睡时天上掉下个枕头。

不但把佩老太的个人秀“正义化”到了一个【不得不来】的台面上,更是让美方觉得,如果示弱将直接危及或是触及到美国的一个核心利益——国际秩序。

是的,台海问题不是美国核心利益,

但因为台海问题而试图改变现况,包括这种代表试图改变现况的军事冒险苗头的【军机伴飞】言论,

这种试图改变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这就危及了美国的核心利益。

换句话说,美国的核心利益之一,就是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

国际秩序

所谓的美国一手建立的国际秩序格局,

意味着美国可以接受你做为一个遵守规则的参与者,但不会接受你做为一个基本秩序的不遵守者或挑战者。

这与种族、国体、意识形态无关,而与秩序有关。

很多人是人云亦云地嚷嚷着什么“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霸权”。

这样想法是错误的。

美国不存在对中方的“误读误判”,所谓的“误读误判”这种说法只能用于忽悠墙内的民众。
如果要说美方对中方的“误读误判”——大概是美国天真地以为可以通过经济进步来促进中国的民主进步。

事实上,美国的战略应对是透明公开的,也就是美国是搞“阳谋”不搞“阴谋”的。

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不容许挑战。

在这个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中,区分为原本苏联势力范围的,与原本美国势力范围的。

有些原本在前苏联势力的地区部分的冲突与反复,美国会对此会睁只眼闭只眼,

——能捞到好处最好,捞不到好处就撤。

比如古巴,阿富汗,越南,南斯拉夫等等,也包括乌克兰,都属于这种性质。

图片

乌克兰在冷战后是属于原苏联势力范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动手,美国最终不做反应,

——极端意义上,哪怕是乌克兰真被俄罗斯吞并了,也不会引发美国的强力反应。

——所以英美一开始对乌克兰就是建议到乌克兰之外建立流亡政府。

反过来,有些地区部分,却是不容许任何挑战。

——象朝鲜半岛,台海分治,这种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格局,则是美国所不容许变动,或是只容许前进不容许后退的红线。

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一旦后退,就会引发美国的“多米诺骨牌崩溃”的恐慌,也会引发其它国家对美国的恐慌与不信任,那么这个美国冷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格局将会迅速崩溃。

台湾问题

台湾一直是美国战后的势力范围。

这是历史造成的事实。

对于台海问题,美方的原则就是“不能人为改变现况”

一旦有一方强力挑战,试图打破现有格局——即【人为改变现况】,美国对此的决心与将会投入的力量将是全面而迅速的。

——绝不是墙内粉红们所臆想以为的“美国不会为台湾流血”。

因为【台湾有变】的话,对于美国来说,根本就不是“流不流血”的事,也不仅仅是台湾的事,而是自已一手建立的国际秩序格局崩盘的事。

所以,当年台湾想搞核武器时,这种试图打破现有格局的事,就迅速被美国打消下去。

反过来,美国对中国大陆一方,也是强烈要求【不得人为改变现况】。

——【不人为改变现况】,既不代表支持大陆一方强行统一,也不代表支持台湾一方独立,而是指让两岸自己自行发展,最后象东德西德那样自然统一。

如果搞不懂美国在这个【台海现况】的坚持与决心,就很容易产生误判。

——包括象墙内粉红们的自嗨鸡血。

图片

需要强烈说明一点:

美国政府所说的“一个中国”,与中方所说的“一个中国”,内涵是不同的。

美方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建立在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与三个联合公告上的。

其中,《与台湾关系法》才是真正具有法律约束力,而中方一直宣传的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反而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而中方却算是“一厢情愿”地只把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当成基础,刻意对《与台湾关系法》选择性失明。

——退一万步来说,也算是一个典型的中方式的Government与美方式的Executive/Administration不对等造成的错位。

事实上,美国的立法权对台海的态度,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说得很清楚了。

——也就是我前面说的“阳谋”。

所以,明面上中美两国都声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

但实际上,美方的“一个中国”与中方所说的“一个中国”含义是不同的,但中方与美方都乐见大陆墙内宣传时的故意混淆。

如果没有战狼

任何故意混淆都必然产生误会,进而产生代价。

各说各话的代价,就是两国民众形成不同的认知与评判标准。

一方认为自己美国打压中国,中国谋求统一台湾天经地义,美方没有任何权力介入台海问题。

一方认为台海现况不能人为改变现况,美方已经与中方沟通过,美方将按《与台湾关系法》行使权力。

如果没有战狼们的“配合”,这种【认知差异】并不会上升到一个冲突的程度。

至少不会过分解读或误解中美双方在台海问题上的交手逻辑。

然而不幸的是,为了中共执政合法性而放任出来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最终变成了鸡血满地的战狼嗷嗷。

正如德国在一战前的德皇威廉二世时期,

德国民众被许多小报的战狼们天天打鸡血,变得毫无理性,完全不顾德国与英国之间的国力差距,试图建立一个比大英帝国还大还强的“大德意志帝国”。

于是搞“阳光下的地盘”就成了不可否定的政治正确
——如同中共的“一带一路”,“厉害了我的国”。

图片

——德国民众鸡血打惯了,就容不得一些很合理的外交让步。

于是就这样,原本在一战前国力快速增长,本来有望成为欧陆霸主的德国,被鸡血上头的民众裹胁着,最终在一战中崩盘。

——这里面,最大的“功劳”就是战狼们。

同样的,在2022年的这次事件中,无论你对中共有多么不待见,但冲突甚至战争毕竟不是人类所想要的。

如果没有胡叼盘等等这样的战狼言论,当佩老太放出想要访问台湾的风声时,

如果中方不去配合,不搞大张旗鼓的“强硬警告”,而是进行台面下的交易与劝说,不做佩老太的【配合演出】,不把她放在聚光灯下,不把佩老太在4月份的没有成行当成自己“强大”的“成果”,

那最终,就会让佩老太只能在一片安静中,没法作秀,独自去承受美国国内的压力,那么佩老太恐怕就要和从前25年一样,安安静静地改变行程——反正官方行程上本来就没有台湾。

而胡叼盘等等这样的战狼言论,在中方实力远远达不到的情况下,强行摆出一个“强权”的嘴脸,这下可直接把佩老太乐坏了。

同时,被战狼们天天打鸡血的中方民众,变得毫无理性,心理期望值被战狼们拉到一个极高的值上,就容不得一些很合理的外交让步。

于是,中方军方相对正常低调的应对反制方式,就反而被这些鸡血上头的民众视为失败。

而这种失败的反差感,又使得鸡血民众们,要么变得极其否定一切,要么就要强行解读,发明历史来平衡。

包括强行解读,发明了96军演的历史。

当然,这不是说仅仅是胡叼盘战狼们的锅,也不是说胡叼盘不懂这些,

胡叼盘与粉红韭菜们是完全不同的,胡叼盘的战狼是坏,而粉红韭菜们是蠢。

胡叼盘就如德皇时期的德国小报纸一样,只要自己能有好处,是不管说的是不是对德国有利,附合民意,是因为“民心可用”,煽动民意极端发言,是为了让“民意为我所用”。

会出现胡叼盘这种声音,自然是因为胡叼盘太懂得了神奇土地上的那套“潜规则”

——因为在中国的神奇土地上,大家都知道言论是被管制的,什么声音能被放出来,什么声音会被消音,都代表着统治者的意愿
——或者说,胡叼盘战狼们的声音能够存在,已经代表了统治者上位者的默许。

96军演

1996年的军演,其实是从1995年就开始的军演,分为两个阶段。

仅仅第一阶段,就从1995年7月陆续打到了11月。

1995年

7月21日至7月28日,发射六枚东风15。
8月15日至8月25日,南京军区出动舰艇59艘、飞机192架次,进行海上攻防演练。
9月15日至10月20日,陆海空部队在闽南沿海地区军演,舰艇81艘、飞机610架次。
10月31日到11月23日,福建省东山岛举行两栖登陆作战操演。

到了第二阶段1996年,
3月8日,发射四枚东风15,两枚落在高雄外海,两枚落在基隆外海。
3月12日至3月20日间,在东海与南海第二次实弹军事演习。
3月18日至3月25日间,第三次登陆联合作战的军事演习,演习地点平潭岛离台湾的岛屿不足70海里。

在第一阶段,美军没做反应,只到第二阶段,美军才开始动作。

——1996年3月8日,在导弹试射后,当天美国才宣布将独立号航空母舰战斗群部署到台湾东北海域,3月11日,宣布将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部署到台湾东部海域。

图片

(黑色方块内是1995/1996的演习地区。红色是2022年演习地区。)

解读?洗地?

我看到有些被战狼们忽悠的粉红们嚷嚷

“现在很明显事态发展不是美帝可以控制了,这次中国军事行动(演习),美帝航母只能远远观看,不敢像96年那样大摇大摆进入中国演习区域”

——这显然是在发明历史。

第一,在1995年演习的时候,美帝很安静/冷静,但这不影响1996年最终宣布将航空母舰战斗群部署到台湾海域的决心。

第二,1996年美军并没有“大摇大摆进入中国演习区域”,美军航空母舰战斗群部署的地点是在台湾的东北与东部海域,并未进入中方演习区域。

1995年与1996年都有导弹飞过台湾,1995年发射导弹的时间更是长达前后7天,美军当时的反应克制并不影响之后的战斗部署。

而美军在1996年也是在中方打了导弹后,才开始宣布部署航母战斗群。

所以,现在美军已经宣布在接下来的时间将穿越台湾海峡,这个表态其实比1995年的“默许”性质严重的多。

然而,德二上身的粉红们已经在自嗨说

“这样步步紧逼,绞索慢慢套牢的滋味湾湾们在接下来几年内会绝望的承受”

这个,如果美军兑现将穿越台湾海峡的话,这是谁“绝望”了?

政客的感激

1996年的军演,让当时的台湾不少选民转向支持李登辉,从而直接帮助当时的李登辉当选。

而在这次演习中落入日本专属经济区(EEZ:Exclusive economic zone)的5枚导弹,则成为日本加速“国家正常化,军队正常化”的籍口。

图片

目前不知道是东北角的导弹试射落入了日本 的EEZ,还是最东边的那一块试射落入了日本 的EEZ。

如果是东北角,那丢人就丢到家了,也暴露了中国军事的中看不中用。
如果是最东边,这么无端地挑战日本的EEZ,显然除了拉多一个敌人,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日本正迅速利用此事来推进修改日本宪法。
这次这种来来去去的做法,还顺便帮菜菜子收割了一把民意,这感觉是在重演当年的“助选李登辉”啊。

果然中共的“助选”都是往中共期望的反方向加速啊,“总加速师”果然名不虚传啊。

写在最后

我们必须承认,东亚大陆传统文化中,对契约精神是缺席的。

体现在今天,许多的东亚集权文化下影响出来的华人,做事不守规则不守秩序,搞小动作小聪明,总是喜欢以破坏秩序(而不是突破成见)的方式 。

这种方式在现代契约社会看来,显然是野蛮与原始的。
如果再叠加上粉红们的暴力与愚蠢,以及战狼们各怀私利的坏与蠢。
——结果你懂的。

同时,很多大陆民众认为,对台湾的惠台就是一种“恩赐”,觉得台湾民众为什么还不一门心思想统一。

这一点上,钱真不是人所唯一考虑的东西,自由也是人要考虑的。

钱买不来人心,如果让台湾民众也天天被关起来,天天被捅,天天被404,天天被红码,银行取不到钱。。等等。。

这些台湾民众的利益呢?谁来考虑?你觉得台湾为什么要和大陆统在一起?

台湾又不会移走,台湾民众用的同样是中文,过的是同样的节,慌啥?只要大陆自己够自由够富强,台湾永远跑不了,反过来,如果大陆继续倒行逆施,那用什么武力都不可能达成。

回到佩老太的这次访台,做为美国民众,做为一名保守主义的美国民众,自然是坚决反对的。

但是如果继续抱着对抗性的思维,继续自我炒作与强化威胁,不是去主动成为个遵守规则的参与者,而试图成为基本秩序的不遵守者或挑战者。

那么只会让美国的那些政客们更加坚定地对中方进行反击,并持续强化对中方的负面感知。

到一定时刻,新冷战的铁幕就将落下。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