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解读:司法部长的“骑墙”,左派们的“高潮”。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司法部长说了啥

左媒体报道: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12月1日(周二)对美联社表示,司法部与国土安全局调查了选举舞弊的指控,“截至目前,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支撑的证据。”


但随后司法部发言人发示:

一些媒体错误地报道说:司法部已经结束了对选举舞弊的调查,并宣布了选举中没有舞弊的肯定结论。

这不是美联社的报道,也不是司法部长的声明。

司法部会继续接受所有具体而可信的欺诈指控,并会尽快予以大力追查。

“Some media outlets have incorrectly reported that the Department has concluded its investigation of election fraud and announced an affirmative finding of no fraud in the election. 

That is not what the Associated Press reported nor what the Attorney General stated. 

The Department will continue to receive and vigorously pursue all specific and credible allegations of fraud as expeditiously as possible.”

查看了一下,巴尔的原话是说,

人们混淆了联邦刑事司法系统的使用与民事诉讼指控。对于许多投诉的补救办法是由州或地方官员进行审计,而不是司法部。

“利用刑事司法系统作为默认解决方案的趋势正在增长,人们不喜欢什么,他们就让司法部来介入和‘调查’。”

“There’s a growing tendency to use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as sort of a default fix-all, and people don’t like something they want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to come in and ‘investigate,’” Barr said.

巴尔否定了存在“系统性”的舞弊,但承认大选存在舞弊,并表示将继续追究下去。

“Most claims of fraud are very particularized to a particular set of circumstances or actors or conduct. They are not systemic allegations,” he continued. “And those have been run down; they are being run down. Some have been broad and potentially cover a few thousand votes. They have been followed up on.”

巴尔的意思:
司法部只调查非常具体的特定的犯罪行为,不涉及系统性的舞弊和违宪行为。

司法部涉案的欺诈指控在跟进和追究,但是数量目前尚不足以改变选举结果。

司法部会继续接受所有具体而可信的欺诈指控。

总之:司法部的态度,大选选举争议不要找司法部,具体舞弊案件的处理找司法部。

司法部长的骑墙分析

巴尔的这个表态很正常,

——巴尔本身就不是川普的人,他是布什的人,由于川普是个素人,所以没有自己的班底,也没有人来帮他当这个司法部长。。

——历史上,司法部长就是总统的打手,就是帮总统干脏活的,就是总统最亲密可靠的人,比如肯尼迪当选总统后,就让自己的弟弟当司法部长。。

(右为肯尼迪总统JFK,左为他的胞弟司法部长RFK)

想当好这个司法部长,也很不容易,毕竟这个位置就是用来干脏活的,有权力也很有压力。。

川普第一任司法部长,是与建制派勾兑后的塞申斯,就不是川普的自己人。

结果呢,川普一上台,塞申斯就故意放水,有意以所谓的“回避”,让FBI里面的反川力量全力搞“通俄门”,导致川普非常被动,想要处理政治沼泽更是无从谈起。。


过了中选后,川普终于忍无可忍地炒了塞申斯。。

题外话:塞申斯原本是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因为升任司法部长,所以辞去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职位,在被川普炒了之后(表面上是塞申斯辞职),2019年塞申斯再次准备竞选自己从前的那个参议员位置。

结果打脸的事出现了——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塞申斯居然惨败给川普总统力挺的政治素人-前足球教练特本维尔(Tommy Tuberville),原因当然是他在“通俄门”的故意放水,直接激怒了共和党选民,最终断送了塞申斯的政治生涯。。

也算是活该了。。

但川普的第二任司法部长,即现在的巴尔,仍然是与建制派勾兑后的结果,仍然不是川普的自己人,而是老布什时期的司法部长。。
——我当时就挺惊讶,为什么不是朱尼安尼接司法部长。。

所以,对于巴尔来说,他就是共和党建制派安插给川普的人物,这注定了他是个骑墙派。

自然的,他当然不去主动替总统当脏活的,也不会把麻烦拢到自己的身上。。
因此,FBI,CIA的问题,司法部(DOJ)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不主动深入,也不主动平息。。

至于现在越闹越大的选举舞弊,对于巴尔来说,也是压力山大,最好当个“不沾锅”。。
所以一方面他也推进舞弊的调查追究,一方面他绝不主动介入。。

现在司法部打的算盘就是只接些明确舞弊的案例,但绝不承担宣布系统性舞弊或是大规模舞弊的声明的重担
这个重担,DOJ是希望由最高法院接下来。。
——也就是巴尔希望是最高法院裁决违宪的事,而司法部只操作具体的舞弊案。。

以民主党的能量,显然要找出明确的、具体的舞弊证据,是相当难的,特别是在州一级拒绝合作的情况下。。

理论上,川普可以借由军队的力量来清理FBI、CIA这些机构,但这种事太走钢丝。。。

总得来说,巴尔的这个访谈,主要是给自己减压力的,说来说去,其实就是表示一下自己要当“不沾锅”。。
但对于川普团队来说,就不乐意了,你要当“不沾锅”,那还要你这个打手(司法部长)做啥用。。

所以就要快速声明反击。。

不知道挖的是给谁的坑

巴尔的这个说法,一下子把司法部正在处理的舞弊案给证实了,特别是,巴尔虽然否定了“系统性”的舞弊,但承认大选存在舞弊,并表示将继续追究下去。

——这直接打脸了左媒体与华左们口口声声说的“大选不存在舞弊”的说法,所以他们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声称“大选存在舞弊,但不足以影响结果”。。

同时,川普团队对巴尔说法的反击,同时司法部发言人随后的否定“一些媒体错误的报道”的表态,其实是再次坐实了“大选存在舞弊”的真实性。。

这种表态坐实了存在舞弊,对美国民众的凝聚共识是有正面意义,对川普团队是有好处的。

同时,也让民众的焦点目光重新放在了“FBI与CIA为何不作为”的问题上了。

象巴尔这样的老狐狸,很难说他的说法,到底是给左媒体挖坑,还是给川普挖坑。。


但可以肯定的是,左媒体的标题党,倒是让一群左派与华左们高潮了。。
至于能高潮多久,那就让子弹继续飞一会儿。。

阅读并转发吧。。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最近的写作

最受歡迎的的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