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隐形的叛变与公然的销毁,困境中的美国。。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今天william过来处理一下他的电脑,

于是两个初老的我们就聊了下当前的形势,

我们都认同现在川普的明面上的形势非常不好,至于川普团队是不是掌握有其它民众不知道的有力证据,这个只能让子弹继续飞一会儿。

聊到了现在的大学群一谈到川普与大选,支持川普的与支持白等的就势如水火,几乎没有共同点,只有在讨论社区的一些具体事的时候,才能找到共同点。。

也谈到了司法部长、FBI与CIA的不作为,还谈到了将来小孩上了大学后退休的事。。

——好吧,不要紧张,今天不是怀旧的文章。。

正文:

隐形叛变的官僚体系

这是我们从来没想到过的事。

一个自由民主的美国,居然有试图一手遮天的左媒体与社交媒体,人们的自由发言将会被“政治正确”所伤害,被审查制度所贴标甚至删除。。

而且,在制宪先贤们所设计的用来三权制衡的三权分立,在今天的美国,竟然演变成一个庞大而肮脏的官僚与政客的政治沼泽。

特别是三权中被制宪先贤们设计为“有良知的帝王”的总统这个职位,在今天的美国,居然不能真正地驱使行政机构。。

比如现在的司法部长巴尔就对川普的要求阳奉阴违,完全不是美国传统上的“总统打手”,而司法部辖下的FBI与CIA更是成为反总统的根据地。。

FBI上下串通构陷现任总统“通俄门”的调查,至今一点动静,一点惩处都没有,而现任总统的4年任期已经快要完结,这恐怕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

传统上“总统打手”的司法部长却不是总统的亲信,

司法部本应该是大衙门,案子越大它越要抓,

然而现在司法部长的话里话外,就是不想去调查这个“系统性舞弊”的大事。。

有些不知道是真无知还是装无知的,装出一脸正义与无辜的样子,似乎司法部、FBI与CIA真的象形式上那样,真正听命于总统似的。。

——他们有的是被蒙蔽,有的是选择性失明,直接无视了川普愤怒地批评司法部,批评司法部长,批评FBI、CIA不作为时的悲愤与无奈。。

这是行政权里官僚体系的隐形叛变!

这些官僚们之所以叛变,是因为川普要抽干政治沼泽,这直接影响到了这些官僚们今后的利益。。

假装或是真的看不懂司法部长巴尔的话的,假装或是真的不懂司法部现在就是存心不想干活、不想干大案的,

让我来告诉你们,巴尔就是个”隐形叛变的官僚”的典型,你们唯一说对的,那就是司法部是个大衙门,吃着“你好我好”大锅饭的大衙门。。

正如朱尼安尼的快速回应所说的那样,司法部长压根就没接触过他们提供的证据,就直接下了断言“没有发现系统性舞弊”。。

左媒体与华左们,这时候宛如完全不知道司法部长是老布什的人似的。。

而老布什2016年投票投给的,恰恰是川普的对手希拉里。。

而今年的小布什,投票投给的,也依然是川普的对手白等。。

这代表什么,你们仔细品。。

同样的,FBI与CIA,这2个司法部下辖的机构,几乎成了反川的根据地..

我今天和william聊天时就说了,如果FBI真的是听从司法部的,而司法部是听令于川普的话。。

——那么,如果FBI能用构陷福林将军的招数陷害福林将军,那么FBI也能把左媒体的后台用这种方式构陷地要死要活,怎么可能还有左媒体如此开心地喷川普喷了4年呢。。

被蒙蔽或是选择性失明的人们,天天嘴上骂川普是希特勒,但如果川普真的是希特勒,那么这些左媒体恐怕都是在唱川普的赞歌了。。

——请记住那个故事,那个法国的报纸

1、“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2、“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

3、“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4、“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5、“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6、“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

公然叛变的共和党人

而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更夸张,这些披着”共和党人”外皮的政客们,与法官与川普团队正在玩”捉放曹”的政治把戏。。

在佐治亚州的选票还在争议中,民众们需要当地的选举机构公布一个透明公正的真相,来重建对美国选举制度的信心的时候

显然,做为审查选票真伪的重要证据,真正对民众负责,对选举负责,对公正合法的选票负责的人,自然的就应该把投票机尽最大程度的保存,以供审核。。

——然而,佐治亚州的这些“共和党人”他们竟然迫不及待地要重置投票机!!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常识来说,清者自清,都应该尽可能完整地保存投票机以留待审查,

——如果审核完确实,白等获得的选票是真实的、合法的,不但可以还白等一个清白,更可以还美国选举制度一个清白,也能让美国的政权交接合理合法。。

这是一个三岁小朋友都知道的事,如果心中无鬼,留下证据来查看就是,就象清华美院那个被碰瓷的学弟一样,通过审查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们,这些被某些带节奏的别有用心的华左们称为“共和党人在媒体喊话川爷,声泪俱下,不要再造成该州共和党分裂”的“共和党人”们,

竟然迫不及待地要重置投票机!!

是什么让这些“共和党人”违反常识地要重置投票机?

是什么让这些“共和党人”不惜代价地威胁法官,以至于搞出了违反常识的法官第一次要求封存投票机,然后不到几个小时又反悔宣布解禁投票机,然后最终又宣布还是要封存投票机??

而据说,某个县竟然在这个时间差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把投票机服务器运走了。。

到底谁在造成共和党分裂?到底谁在破坏美国的民主?

川普的困境

左媒体的颠倒黑白,

刚刚爆出来的偷录的录音,证明了CNN的总裁Jeff Zucker在每日的电话会议上如何胁迫员工进行颠倒黑白的“宣传”。

左媒体已经成为谎言的代名词。。

官僚体系的隐形叛变——不作为

州级行政权的公然叛变——选举舞弊

在摇摆州的选举舞弊上,“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再次实现了在“通俄门”那样的通力合作。。

几个摇摆州的州务卿们,在面对民众对选举的质疑,不去想办法把选举审查变得 更透明更公正,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去证明美国选举制度的清白。

而是

迫不及待地更改规则

——比如左派与华左们很是开心的所说的威斯康星州的重计票,川普团队花了300万美元,希望得到一个公正透明的结果。

结果呢?

让我引用一下白宫前幕僚长Reince Priebus的回应:

 “让我们把话挑明,川普竞选团队给威州选举委员会(WEC)送去300万美元,并提交了重新计票请愿书。然后,WEC立即召集一次特别会议,更改某些重新计票规则,以处理请愿书中提出的问题?你们不能这样!”

这样临阵修改规则的结果,自然可想可知。。

是的,民主党人与左派们可以窃喜于偷得的选举“胜利”,但你们彻底地伤害了美国的选举,美国的民主。。

迫不及待地销毁证据

——宾州的费城,直接将所有的邮寄投票的信封销毁。。

这是干脆直接耍赖的节奏啊,直接连脸都不要了。。

直接来个死无对证,邮寄投票的信封都没了,那怎么审查?怎么知道这里面的投票是谁的,是不是合法公民的投票??

你们销毁的,不止是信封,而是美国的选举的公信力,

你们销毁的,不止是选举的公信力,更是美国的民主,

你们销毁的,不止是美国的民主,更是你们的灵魂!

美国的困境

现在大学群里都不能谈政治了

一谈就势如水火,几乎没有共同点。

2020年的选举,已经成为一个价值观的鉴定器,照出谁是左派,谁是右派。

年初的时候,我发文章讲左右,还有这样那样的人跳出来指责我言必谈左右,似乎美国存在着不左不右的大量民众似的。

但如今的现实是,人们不得不谈左右,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

——要么选择民主党,有着成为委内瑞拉的觉悟。。

——要么选择共和党,得面对美国选举舞弊带来的困境。。

那些选择白等的人们,不但不能挺起胸膛,表示对白等的支持——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为了反对川普而投白等的,而白等真的非常地弱势非常烂。。

更是在“选举舞弊”的指责下,在许许多多不断呈现出来的乱象中,变成了缩头乌龟,不敢吭声。。

而保持中立的人们,那些对美国选举舞弊半信半疑的人们,一边面对这次选举中如此之多的反常现象,一边听着左媒体大喊“选举没有舞弊”——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被污辱了一般。。

而支持川普的人们,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困境——那就是美国的选举制度是个高度依赖良好品质的选民的制度,一旦有人冒险击穿底线舞弊,一时半刻,还真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这个制度上漏洞太多了,就象你家一直都没有门,没有围墙,原本相互诚信的时候,还能相安无事,一旦有人打破人性的底线,利用没有门没有围墙来谋取自己的利益时。。。

——这个制度就迅速坍塌了。。

就象一个小区一旦出现一个小偷,就无法再回到从前夜不闭户的和平中了。。

人们固然可以通过加强门禁,建立严格的审查规定,使得这种偷窃行为再次消失,但人们将不得不为此付出巨大的运行成本。。

无论这次的选举结果如何,美国都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相互互信的美国,人们也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关系。。

美国,将不得不为左派的行为付出巨大的社会运行成本。。

——而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痛恨左派的原因。。。

川普总统今天在youtube上发了一个视频

已经有将近370万人观看了,希望大家去看一下。。

前天写的《华左们的故事1:聪明人与傻子》一如往常,被华左们举报后删除了,请大家前往https://thisistheway.world/2020/12/03/688

阅读并转发吧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