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20大选

重大转变!民意的力量!Alito大法官将响应日期提前到12月8日

Posted On
Posted By 凌 飞

前言:

最近老是有些华左来挑衅,烦。

俺不是专家,没有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俺就是个小市民,说着小市民想说的话。

俺发文章不求什么流量,也变不了现,就是不爽于让这些华左的言论占领了这个世界,也许你们能够拿流量来变现,对不起,你们是拿你们的心态来试图揣测我的想法。。

也就是俗话说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正文:

重大转变

关于起诉宾州邮寄投票系统违反宪法这一案件,Alito大法官现在已将紧急申请的响应截止日期从12月9日星期三下午4点更改为12月8日星期二上午9点。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

因为12月8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

——在11月3日投票日后,各州有大约五周时间来处理选举纷争,这被称作”安全港”期限。

所有州有关总统选举纷争的最后期限,今年的截止日期为12月8日。

所以,如果按之前的判决截止日期到9日的话,那么早就过了8日这个期限,那还真的是黄花菜都凉了。

而按现在的8号上午为截止日期,那么还是可以在最后期限前达成重大的转折。。

人们现在已经可以很明确地看到,在摇摆州,州的行政权正在恶意阻挠,不想实现一个真正的公正透明的选举。

而司法权,包括从属于行政权的司法部,则不愿意承担重建选举信心的责任与重担。

就象之前连最高大法定Alito也都有意地,将起诉宾州邮寄投票系统违宪这一案件的紧急申请的响应截止日期,订在了”安全港”期限12月8日之后的12月9日。

——这显然是有意回避选举的纷争,不愿意把最高法院搅入“选举舞弊”这个宪政危机中。

——以至于有许多保守的民众与公号,都不得不发出“必须摆脱对最高法院的膜拜”“需要直面最高法院不作为”的声音。。

当然,保守民众的民意如此沸腾,也确实与司法系统的强烈不作为直接相关。

诉讼

早在11月3日投票日之前,美国已有44个州出现330多起关于今年邮寄选票及早期投票的诉讼。

然而一边,这些330多起的诉讼神奇地被司法系统吞噬了。。

而另一边,各个州违宪的大规模邮寄投票就这么实行下去了。。

在投票日后,川普团队发起了一系列诉讼,同时各州的民众也自发地发起各种针对选举的诉讼。

左媒体与华左们,往往故意把川普团队的诉讼与其它民众的诉讼混淆起来。

原因是这些诉讼确实因为司法系统的强烈不作为而被驳回的居多,

左媒体以及脖子上长着别人脑子的华左们,就试图让民众以为“川普团队发起几百起诉讼,然后全被驳回了”,以此来营造出一种“川普大势已去”的假象。。

对于我们小市民来看,司法系统所做出的判决,根本就是在玩踢皮球的把戏。

比如威斯康星州,川普团队提起诉讼——即川普诉州长埃弗斯案(2020AP1971-OA),最后威州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们在12月3日作出的4-3的裁决驳回,驳回的理由是:

要求川普团队首先在巡回法院提起上诉。

——这个理由用得很冠冕堂皇味,很法律味,很踢皮球味。。

比如密歇根州,11月5日,法官驳回了川普团队的诉讼的理由:该诉讼提出时间太晚。

——对此川普团队很是悲愤,放在选举前诉讼说这事还没影子,放在选举后诉讼突然就“提出时间太晚”。。

比如佐治亚州,法官驳回了川普团队提起的诉讼,驳回的理由:“没有足够证据”显示存在不合适的混票行为。

——如果有法官的授权,川普团队就能要求州行政机构配合,这样才能真正有效地找到造假行为的“足够的证据”,

而如果没有法官的授权,自然就找不到所谓的“足够的证据”,而没有“足够的证据”,法官就不给川普团队授权。。

你看,司法系统完美地运用了“鸡生蛋—蛋生鸡”的把戏。。

民意与事实

在遭遇到司法系统的一系列有意的打击后,川普团队开始变更了诉求的方式。

既然司法系统以各种奇葩的理由来拒绝接受立案,以所谓的“足够的证据”来驳回起诉

——在当前这种漏洞百出、高度依赖诚信的选举制度与相关法律下,确实很多证据都可以被视为“不是第一手的直接证据”。。

换句话说,当前的选举制度与法律,对于选举机构这个公权力的要求停留在一个很低的要求上,法官可以接受相关的“间接证据”,也可以堂而皇之地狭义化而不接受这些“间接证据”。。

比如在佐治亚州选举点票中,人为地宣布停止计票,让所有的工作人员离开,然后留下的4个人,从一个黑布盖着的桌子底下拉出了4个装满选票的旅行箱,4个人自个儿点起了票。。

有视频为证。。

那这个算是舞弊的证据么?

我们普通民众觉得,这就是舞弊。。

但佐治亚的法官就觉得不是“足够的直接证据”,然后就以此为由驳回川普团队的起诉!

既然司法权如此强烈地不作为,那么民众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是用强烈的民意诉求,向司法系统施加压力,继续穷尽司法救济的可能。

二是当用尽司法救济的方法之后,司法系统依然不作为甚至藐视民意,那么民众将不得不行使“真正的决定权”。。

——正如林肯总统在1861年第一次总统就职演讲中所说的:

“一个受着宪法的制衡,总是随着大众意见和情绪的慎重变化而及时改变的多数派,才是自由人民的唯一真正的统治者”

A majority, held in restraint by constitutional checks and limitations, and always changing easily with deliberate changes of popular opinions and sentiments, is the only true sovereign of a free people. 

所以川普团队一边继续司法维权,一边在各地召开公听会,把那些法官们所不认同的“证据”,公开地展示给民众们看,让自由的民众们自己去思考与判断。。

同时,川普总统也继续举行集会,来表现民众的民意。。

正是这种公开的公听会,让许许多多的普通民众认识到了,今年的选举中竟然存在着如此多的舞弊现象!

——连许多不闻窗外事的普通华人也被惊动了。。

公听会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民意表达,

就象2019年,我们组织参加了纽约州参议院关于SHSAT的一系列公听会一样,最终强烈的民意迫使纽约市长试图在当年取消SHSAT的企图没有得逞。。

将会如何?

正是在这种强烈的民意压力下,司法系统不得不做出回应。。

Alito大法官将宾州选举违宪案的紧急申请的截止日期从12月9日改到8日,

说明这几天民意的诉求,公听会所暴露的事实,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使得最高法院无法再置身度外。

12月6日,21位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和4位新当选共和党众议员发出公开信,联署要求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对佐治亚州的选举情况展开调查,并要求发布禁令,阻止民主党相关团体在1月5日的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复选中继续搞鬼。

现在对司法系统(包括法官与司法部)都是压力山大。。

事实上,我们小市民们也强烈希望司法系统能够扛起应负的重担与责任,真正地在制度上规范选举,在制度上打造一个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

现在,司法力量成为了最后的救济,司法将决定美国的选举制度的死亡或是重生,司法将决定建立在选举制度上的民主是死亡或是重生。

压力巨大,危机巨大,但如果能借由此次危机,一劳永逸地解决美国混乱的选举制度问题,规范联邦的选举,填上现行选举制度中的漏洞,却是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功在千秋的伟业。。

能不能重建对选举制度的公信力,能不能重建对选举的信心,能不能重建对司法的信心。。

何去何从,是1877年的妥协案,还是1861年的南北战争?

接下来的流程

12月4日,由于宾州议会已经休会,此前要求由宾州议会来指派选举人团的决议未能落实,所以76名州众议员致信国会,要求国会拒绝该州由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任命的选举人。

——如果选举存在争议,议员们理论上可以与他们的州长/州务卿相分离,将议会的合法选举人投票结果递交给国会。

——这一幕在1876年上演过。。

如果12月8日宾州无法决定选举人票结果,并且以宾州为先例,引发其它摇摆州也无法决定选举人票结果,那么国会将可以裁决,这些州的选举人选票将不会被计入最后计票结果。

在12月14日,各选举人团将进行投票。

如果在1月6日后仍然没有决出赢得270票的总统人选,那么国会将会通过权宜选举(contingent election)来决定大选结果。

总统将由众议院按一州一票选出,副总统则将由参议院选出。

如果众议院就总统人选仍然陷入僵局,而参议院可以确认副总统人选。

那么在1月20日过后,由参议院选出的副总统将会成为总统。

拭目以待

凌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